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31183_121614457856950_108463192505410_229681_6987478_n.jpg  31183_121618847856511_108463192505410_229703_7663243_n.jpg
即使買菜婆look,還是堅持要撐傘+長袖的我!謝謝馬大少國賢哥提供所有的照片(看我有多懶)~

29904_121623144522748_108463192505410_229722_8242370_n.jpg

特大杯紅茶才二十元耶!裡面還可以加冰淇淋!看見店名叫做"紅茶幫",我硬要大家以幫派的姿態在"紅茶幫"下拍幫派照。

都說了要"耍狠",但,大家是怎樣!這樣怎樣“猛假"啊!(謝謝粉絲幫拍,她拍到傻眼哈哈哈哈~)

那天【預言】的巡迴演出來到彰化,結束後難得的我們沒有任何人在當天就急急忙忙的離開(我舉手,對,每次要急急忙忙先離開的就是我本人~以及馬大少國賢哥ㄎㄎㄎ。),所有的從台北下去的演員們,都在飯店睡了一晚舒服暢快的大覺,然後第二天中午才用慢動作退房。

其實所有從台北下去的演員們聽起來很氣魄,但總共也只有四枚:朱陸豪老師、馬大少國賢,以及我的好姊妹淘呂曼茵和我。其他包括導演在內的所有人,都是要回高雄去的。

那天會那麼悠哉,八成是因為下次再合體演出舞台劇【預言】,應該是六月的事情了吧?

(本來應該是十月,但後來加演了,感謝大家厚厚愛!)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3419.jpg 3435.jpg 3410.jpg3398.jpg

3290.jpg ap_20060206094357549.jpgan-education-2009_poster_small.jpg3326.jpg

3313.jpg

為單位,更新就置頂囉.詳情請往下繼續

*華語

【台北星期天】 PINOY SUNDAY

(05/07/2010上映.05/11/2010台北光點看)

很開心導演何蔚庭的第一部長片沒請來素人演員們來完成導演們普遍需要,卻又自信不足自己可以要求到的自然演技。

本片兩位男主角再次證明實力派演員的重要性。

兩位來自菲律賓的喜劇大明星,把在異國(台灣)努力打拼的外勞(菲勞)出飾的自然可愛,又不失細膩,讓這部打著關懷外勞生活的電影首先就有了非常亮眼的畫面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410-1.jpg  

海報裡這位女僕,帶給了導演一家人滿滿的回憶,也因此讓導演帶給了觀眾們一個半小時滿滿的歡樂,也讓片子橫掃了國際上24項重要的電影獎項。更讓All Movie網站與IMDB網站都給了近乎滿分的評分。

我們來看看這個女僕的生活。

她在這個家庭做了23年的女僕,電影裡的她已經是個身形臃腫的中年婦女了。每天她在小小的僕人房間裡醒來、簡單梳洗後,就給還睡在床上的男女主人送上早餐順便喚醒他們。

然後是給家裡三個小孩準備早餐與出門衣物。

送他們全部的人上班上學之後,她清理一切。廚房、浴室、所有的房間、客餐廳,這一家大概兩三層樓高,還有一大片草坪與游泳池。接著,洗衣服、床單,折衣服、折床單、分類放好。收拾每一個房間的凌亂,然後準備晚餐。晚餐結束之後再繼續清洗一切該洗的。等所有的人都被照顧妥當,她才有時間洗澡、睡覺。

然後沒多久,天又亮了。

就這樣,23年。

我光是key in下來我都不耐了。

什麼讓她撐了23年?當然不單純只是薪資。她根本已經把自己當成這個家裡的一份子了。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8610654832b.jpg

我看書的一個壞習慣,是很少能一口氣把一本書看完。

因為各處皆有各處該閱讀的進度,譬如,床邊、車上、隨身包包裡、工作等待時、正式研究的…,總是會因地而放著不同種類的書,還不包括一定得吞進度的某些當月雜誌與每日報紙。

所以我很少開口向人借書,除了得擔負害怕會弄髒的心情壓力外,還得擔心我實在是看得太久了!

但我經紀人借我的這本日本小說,我竟然一口氣的看完了。

這本一打開就讓人難以闔上的書,是日本新銳作家湊佳苗的<<告白>>

內容說的是一個自己的小孩被殺害的女老師,如何用自己的方式進行報復。

開場作<<神職者>>裡,作者用女老師對學生說話的第一人稱方式,單向的,對班上這群即將達到"成年犯"年紀的中學生們,進行了一場十分驚人的告白

而故事,在本篇最後的幾句話裡結束了,卻也開始了。

<<告白>>就是如此以一篇篇的短篇堆砌而成一個完整且多面相的故事,開場這篇名為<<神職者>>的短篇,便是作者初得獎的短文作品。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3435.jpg

【乘著光影旅行】 Let the Wind Carry Me

每一個人在這個世界上,都是背負著一些什麼而來到的。

這一些什麼,由上天安排。所以有些人他們負責白手起家,賣米也能賣成首富,並且用自身例子激勵更多的後浪;有些人他們負責賣菜一輩子卻省吃撿用捐錢助人,助到有一天竟然揚名國際,為台灣在世界發光;有些人他們在死牢裡讓人權問題浮上台面,讓人再也迴避不了。

這些什麼,都不是靠自己算計就能算到的。

就像有一些人,他們過著過著,竟成就了電影的新浪潮,改變了某一世代的電影生態與品味,本片主人翁,攝影大師李屏賓,便如是。

他說,要不是當年考上中影的人當中,有人後來沒去報到,他這個候補的,也不可能就進到中影,接觸了電影世界。

『這就是宿命。』李屏賓說。

他初次正式掌鏡的作品【策馬入林】(與楊渭漢合攝。),竟然就得到了亞太影展的最佳攝影,似乎真就是上天安排好的。不然他那完全改變上一代光影美學的做法與觀念,或許就不會有這個機會生存下來。

這個凡事敬天的攝影大師,遇到了一個凡事配合天的大導演侯孝賢(遇到下雨就拍雨景、遇到颱風就改成颱風戲!),這樣的倆個人,在不斷的摩擦當中,找到了最適當的合作方式,於是成就了一齣齣屬於台灣的、在地的經典。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