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_7833.JPG
(電腦選號的排與座位,竟然是我的生日月日,哈。)

因為一個臨時,所以搶了票。說搶,真不誇張,從工作回家的路上,一路用手機查當晚售票狀況,唯一還能買到的票,票價是3000元,剩餘的票券眼看一路下滑即將只剩個位數了。馬上,停好車,馬上,衝到全家,買了票,還買了兩張,因為要逼人陪我去。說陪,也是因為我賭一把值得,我賭一把那個熱愛藝文的朋友會喜歡。

賭一把的前提是,我從來沒看過臉書上藝文圈的朋友們那麼口徑一致地,全推。有些或許不是大推,但每一個,真的每一個,我的藝文朋友們,都說真是要看,演員朋友更是說:「真是羨慕可以演到這樣的戲啊。」。

戲一開演,我就開哭,朋友笑說我就跟手機沒關一樣吵。其實我不是哭點低,而是我很會因為一個好的表演、或好的劇本、好的場景、調度、音樂...等等而感動,就是一種:「天哪,這傢伙幹得真好!」,之類的。所以我要說,這戲,真是演得真好、寫得真好、安排的真好。

我對大戲一向沒感覺,所以即使看過許多戲,但多年來心裡第一名不管怎樣都還是萬芳的《收信快樂》,現在也還是,始終沒出現另外一部齣能讓我放在心裡的,而《我記得……》就這樣也放在心上了(雖然我最想演的還是《收信快樂》)。

「記憶,真是靠不住啊。」是劇中老大一句讓人哭笑不得的感嘆,放在名為《我記得……》的戲中,有些自嘲,但也很故意,因為劇中的人,根本沒人忘記當年的一切。

戲一開始,25年後回到學校的大家,其中她和他一如當年的抬槓,當發現死守學校社運份子的他,竟然記得好多以前的事時,她笑問:「這麼久以前的事情你還記得喔?」,他回答:「不是啊,是它就在那啊。」,這兩句完全打中我。

重要的事情是忘不掉的,會忘掉的事情就不重要。是的,它就在那,那些曾經的一切,就在那。不管你是否假裝忘了,它就是在那。那愛,那人,那地,就是在那。

然後我從來沒有看過那麼安靜的觀眾席,全場屏息,就像是怕毀掉那個完美的表演。真的,我每次看戲的時候,就會發現台灣咳嗽的人還真多,該安靜的時刻就是咳個不停。但這齣戲,沒有。至少我這場是這樣的。大家都在換場的時候,才想起喉嚨不舒服似的咳,開演時,就一切安靜。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0011125.JPG

把相機交給艾莉的時候,照例我每次把這台交給任何人時的提醒:「就別管什麼焦不焦,拍就對了。」。事實證明,果然又是張焦不存在的照片。但我就是愛它那麼不受控,所以當我必須交給誰來拍,任何結果我都是愛的。真實的瞬間,比安排好的一切美麗都要重要。

因為本期誠品講堂有沈鴻元老師的課,立馬安排了訪問,他的課叫做《誠品講堂--密藏電影中的爵士百年風華》。他帶來節目介紹的片單與歌單是:《女人香》、《紐約紐約》、《海上鋼琴師》、《熱天午後慾望地帶》、《菜鳥帕克》、《刺激1995》。不管是歌單或是片單,都完全不是我的菜,我不是爵士人,也不愛經典電影,可是我非常喜歡沈鴻元。是那種會準時收聽他的節目,然後搜尋臉書,上去留言,發現他有回我就會開心尖叫的那種認真喜歡。好多年了,即便我一直沒有變成爵士人。

那天訪完,我也立馬把他在我節目中介紹這些音樂與電影的那瞬間感動拋在腦後,畢竟就不是菜,激動很難延續,但聽他講著電影、講著音樂,我依然陶醉。

有些人,你喜歡他,並不是因為他什麼都跟你想的一樣,有時候反而是因為都不一樣,才特別有意思。

通常我的訪問是不照題綱的,我喜歡專注在當下空氣流動的感覺,隨性,不勉強,不是為了討好誰或是為了讓誰討好,而那個下午的錄音間,因為這個也超自在的傢伙,空氣顯得更為跳躍,突然覺得,這樣的交流其實有點爵士爵士的,於是覺得,有點過癮過癮的。

應該會持續糾纏他,下次逼他講些邊緣電影和邊緣爵士。嗯。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0011026.JPG

整理書稿的時候順便整理了生活圈,才發現身邊完全沒有把日常當實境節目在秀的友人。
                                                                        (人一到就要嗨,從0直達100,毫無中間值)
                                                                        (做任何事都以引起全體人員注意為目的地)
                                                                        (覺得什麼好玩,所有人就必配合不能拒絕)

以上。


不照著腳本走,罪名就會是 掃興或假仙。

想想,當然也不是那麼幸運的就沒遇見這樣的人,應該是我真的看此類人非常不順眼所致。不順眼,就逃,難怪他們不會存在於我的生活。

近日,差不多又得逃,因為身邊出現久違的一枚。每次遠遠見這人向大夥走來,就彷彿聽到耳邊有導演在喊著:「...and...Action!」,腳步一踏進友圈範圍就開始剛剛那些以上,毫無秒差,就像是在錄實境節目,節奏之準常讓我不得不懷疑是不是真的有隱藏式攝影機跟著。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528061_1087152598007841_3762996970026160075_o.jpg

 

有些創作是在你知道它怎麼被完成的之後,會更把敬意往上加一些,電影《樹大招風》便是。

故事背景是改編自真實的犯罪事件,人稱三大賊王的葉繼歡,在電影裡成了葉國歡(任賢齊 飾演),季炳雄成了季正雄(林家棟 飾演),張子強則是電影中的卓子強(陳小春 飾演)。三個不同的人物,由三個不同的導演負責劇本與拍攝,呈現出的形式是三段獨立完成的三十分鐘的短片,剪成了一部九十分鐘的長片,交叉縱錯、一體成型,於是我看到的是,這三個角色的刻畫真是深刻細膩,每一個眼神、語氣、行為,都那麼的明確,毫無猶豫之處,個性強烈又獨特,精彩至極。原來,根本是當成三部自傳在拍。

怎麼完成的,我把搜尋到的比較完整的專訪連結在此:立場新聞訪《樹大招風》三導演

其中季正雄的段落,真讓我難忘。

我雖然從不認為任何形式的罪犯,除了惡之外就毫無其他值得需要被人理解的部分,但我也從來不會因此就一股腦的站在同情的角度,去說那些:「啊,他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這個世界對他不公平。」之類的鬼話。世界本來就不公平,它從來沒說自己是公平的,誰都不能因為自己對世界的誤解,拿來當成傷害別人的理由。這就是「季正雄」的段落讓我很服氣,看得很過癮的地方,因為負責季正雄這號人物的導演/編劇許學文,他除了把這個惡名昭彰的大賊,從小處雕刻,像是,他盡力地讓自己低調,那上衣、牛仔褲、髮型,都是再普通不過的了,他讓季正雄有人味,有掙扎,這掙扎有別於另外兩個罪犯的掙扎,他的掙扎是與別人有關的。他會掙扎於對自己多年好兄弟的感激與嫉妒,也掙扎於是要為了自保,還是保住兄弟得來不易的平靜家庭生活。之外,他並沒有放棄描述季正雄沒來由的冷血狠勁。

季正雄就是殺人不眨眼,那些讓他心煩的、瑣碎的、囉唆的,就像趕蒼蠅,一般人手揮揮就算了,他就是非得讓對方永遠閉嘴。而且一出手,就是死絕,是那種連聲音都發不出的絕。林家棟把季正雄演得好入骨,他光是站在那,你就覺得寒氣逼人。

我對低調的狠角色沒有招架之力,出手前沈默一如日常,出手的瞬間你就是半個字廢屁的時間都沒有,對我來說,在《樹大招風》裡的林家棟就是這樣的狠角色,許學文也是。

三個電影中的罪犯後來的結局放在這個連結,也有比較詳細的編導的描述:明報新聞網《樹大招風》3導演拍3大賊 回望大茶飯年代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23 Sat 2016 09:10
  • 選。

選.jpg

人們選著沒有選擇的選項,即使決定不選還是得選擇那個跳過。
喳呼著 嘻嘻鬧鬧 貌似開心的附庸,機器擺著就是一定得玩/電梯在那你就是得搭/殺手出場必須配合尖叫/自拍必得搭配主題搞笑
嘿,你想玩吧,幹嘛不說。
嘿,你就是覺得這樣很可愛吧,少裝了。
嘿,你肯定非常享受吧,這樣很嗨啊哈哈哈哈哈哈。
笑聲迴盪。
笑聲不容許自己單獨存在,它告訴所有人,聽者有份,你必需笑。
這世界不歡迎非誇飾法之表現,要不尖聲躁動歡笑跳耀,要不你就悲傷害怕哭泣,當然你可以選擇不加入,但還是得選擇那個跳過。

但跳過不應該是個選項,他明明就一直在那。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