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8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R0011578.JPG

今夜好涼,舒服到不想回家。

找了一堆理由,到處亂逛。要買這要買那,還有什麼要買?東走西走,來來回回,還遇見了搬來好幾年終於能像彼此開玩笑所說的那樣,「能在家附近遇見」的對街鄰居藍迪。「到時候我們就能在屋頂向彼此打招呼了。」知道即將變成鄰居的時候我們這麼開心著,結果每次遇見卻都是在離家遠得要死的工作場合,屋頂之約從沒成真。

好多以為簡單的不得了的事情,它就是會好難發生。反之亦然。多麼難得到的,卻在一個瞬間就能美夢成真。總是這樣的。

那,到底還有什麼要買?

我想,如果我有養狗,那就好了。我可以牽著牠,到處走,一直走一直走。

最後走進便利商店,想說買冰塊回去配白酒,結果卻買了曠世奇派。終於只好回家的時候,又在必經的咖啡店磨了一包耶加雪夫一包花神帶回。

「啊,好香。」聞著剛磨好的咖啡,忍不住讚嘆,但明明原本今晚想要喝到醉醉的。我計劃要醉醉的看《再見柏林》,它超適合醉醉的看,是種享受。

回家,進了門,發現想像中的狗好險只是想像。拿出開瓶器,開了那個誰送的白酒,好香的咖啡順手放在流理台現在沒有空理它。

Apple Tv租的《蚱蜢》還有20小時可看,我卻又點選了《三心一意》。秋天讓人意亂神迷,我知道這四個字不是這樣組,但我就是想要這樣用。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00.jpg

你說,相機鏡頭沒開。

我說,當然是有開啊,不然我是在拍屁啊。

常常是這樣,似乎誰都習慣用自己的角度在解讀他人,其實很多時候話說出口前仔細觀察一下,冷靜一下,思考一下,就會知道自己原本想要脫口而出的那些離事實有多遠。

你說可以不用那麼嗆,但我說那就說話前多想想,沒人必須為了你那衝動的自以為是而背負著荒謬的誤解,然後還得裝出笑臉安撫你。

以上,純粹假想,事實上那些的我說,我根本不會說,我都馬是裝出笑臉的那個。

再來,根本沒那人,也沒那對話,那些只不過是某種我表達理念的其中一個寫法。

寫東西的人很常遇到的困擾,就是全世界都以為看到的每一個字都是作者本身正在經歷的。但我說,當然是不可能啊,那大家出日記就好了啊。

是的,我依然沒那樣說,我把話放在心裡,當被這樣以為的時候,我就在心裡這樣想一遍。

最近在整理書稿,因為欠著的書終於是不能再這麼欠下去。我遇到了很合痛的編輯,找到了彼此都很舒服的方式開始工作著,於是我決定把說廢話寫廢字的力氣,都拿來為書稿做準備。然而就又遇到了最初在無名小站遇到的事。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0011512.JPG

隔壁桌的兩個人,聽不出情緒的聊著自己與另外一半感情轉淡的原因。有一搭沒一搭的,看來這段感情已然變成等待上菜前的墊檔。這麼剛好,我app群組的提示小紅點中的數字持續往上加升,因為其中一個朋友昨天交了新的女朋友,熱戀中,大家正嗨著。

剛剛我到榮總的懷遠堂與大任哥告別,當我知道他原來已經回台灣的時候同時知道了他已遠離。

今天可能是個適合告別的日子,早上起床告別了私人臉書,也告別了手機裡這一年來的照片和影片,然後現在我來到了好久不見的這裡。

有沒有一些地方對你而言比老朋友重要?我有。一個在淡金公路的某個小邊邊,一個就是這裡。

曾經依賴這裡到認真在附近找租屋。這裡有著大到能隔絕一切討厭的好棒電音,有全世界最好喝的咖啡,有整個宇宙最會和客人搶位子的貓咪,一切都讓人是那麼捨不得離開。不過後來他們搬家了,從那個好小的城市角落,搬到了這裡。從此,車位難尋,並且,離我住的地方幾乎能算是兩個國度般的遠在天邊。

而就在今天,告別大任哥後,刻意繞到這裡,跟自己說如果路邊有停車格我就進來趕稿,結果平常一位難求的這裡,竟然滿滿空著的車格。

所以我說今天可能是個適合告別的日子。

進門前,這裡的貓從門外椅子上跳下,接著就站在門口等著我這來客開門讓牠進入室內,好久不見的這貓,全黑的身上多了條鮮紅的項圈。一開門,正圍著大桌子聊天的熟悉的老闆和家人的身邊多了好小好小的小孩。這種感覺就像你上了長程飛機後發現你隔壁座位坐著個小孩一樣。我對小孩沒有意見,哭鬧都可,但免不了就還是有那種感覺,難以形容的那種感覺。更何況是在這裡,有那種感覺,實在奇妙。明明這裡本來是個好頹廢的地方啊。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R0011294.JPG

事情是這樣的,今天起床,看著趴在肚子上的蔡Shadow一臉真誠在享受的美好的咕嚕咕嚕時光,我突然對臉書裡的世界感到一陣噁心。因為當時我左手正拿著手機,滑著臉書,嘴上還敷衍的跟牠說:「抖兜,你好可愛喔。」。

粉絲頁也算是工作的一部份,但通常大家也都會有個私人帳號,私人帳號裡人來人去,每天無數的言論,好蓬勃,好熱鬧,大家好關心大家。但後來我發現,根本沒人真的記得誰到底說了什麼,做了什麼。

說了的那些什麼,和做了的那些什麼,只要夠有些什麼,當然是很容易被傳閱與記憶的,但你有遇過當事者的名字被錯置的嗎?哪些言論或作為根本不是你啊,卻被記成了是你。這赤裸的事實就是:臉書裡根本沒人真的在乎誰是誰。

大家享受著打屁的美好時光,把心和腦袋填得滿滿滿。

就像手機裡的照片和影片,拍之容易,拍完即忘,上傳臉書後,任何當下多麼真誠的感受都成了飛來飛去的讚與屁話,隨著臉書動態一秒一秒的更新,你的感動被留在那個你根本也不知道曾經存在過的地方。

消耗。

我的生命就一直被這些消耗著這麼許多年。

為了這些虛榮感我不知道敷衍了多少回應該真心相待的親朋好友和貓。

這麼一想,大驚,連忙把手上的手機臉書畫面切換到手機相簿,看也不看的就全刪了那些照片,快要兩千張的「那個覺得該被記錄的當下」,我卻連一張都不想再回顧。順手,刪掉了手機版的臉書。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阿得的未完成的畫

《搖滾青春戀習曲Sing Street》 裡,少年Conor在經歷了自己組團創作的過程後,某天再次遇見老是霸凌他的男孩堵在教室門口想要重施故技給他難看時,他直直地向對方走去,然後對他說:「你的力氣只能阻止事情的發生,卻不能創造任何事,但是我可以。」。

聽見這話,習慣用蠻力消滅讓自己不開心的事情發生的男孩愣住了,已經備戰好的肌肉依然緊繃,卻不知道該把拳頭揮向何處。

編導約翰卡尼 John Carney絕對不是個拿無可救藥的樂觀來賣錢的傢伙,他直視現實,就像Conor直視揮向他的拳頭,所以他那麼討人喜歡。於是,少年繼續把自己丟進創作中,好暫且離開必須面對的那些哀傷,而我相信他已經發現,雖然這屬於他的力氣可以創造開心的事,但是卻無法阻止任何不開心的事繼續發生。

最近的日子讓我老是想起關於創作,應該是因為在整理書稿的關係。文字、圖畫、照片是我隨時都在發生著的慣性紀錄,沒有為了要給誰看,也沒有想要交流的意思,但我的確常常想起曾經我搬著油畫作品們前往村上隆Geisai展場準備佈展時,在車上那對累得半死的自己的咒罵。我說,我再也不要弄這些有的沒的,我又不是想要當藝術家,幹嘛啦。

對我來說所有的事物都是因為沒有想要幹嘛才能存在的。

Conor知道他的創作並不能改變任何事,但他就是一直寫,停下來就會死掉的那種。

整理檔案的時候,發現了當時為了好友眼球先生的一個什麼活動而畫的門板,圖中我抱著隻大蟑螂。記者訪問的時候我隨便掰了個原因,類似要擁抱心中恐懼之類的這些,但其實我一開始根本沒有想要幹嘛,純粹就只是很想要一個這樣的門板罷了。訪問是在做畫的途中,果然這麼講完「創作理念」後,我就一點也不想畫了。於是這門板就那麼一直未完成,直到現在不知去向。

然後我明白了以後再也不要瞎掰,沒有想要幹嘛就是沒有想要幹嘛,世界已經很囉唆,屬於自己的部分應該過得乾脆些。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7 Wed 2016 03:44
  • 臭。

R0011243.JPGR0011246.JPG

有些事情看來很香,但事實上是臭的。

譬如有些社群網站上的那巧笑倩兮,穿著戴著擦著的無比甜美的精緻妝容下的分享,每一個眼神都香醇濃郁,不過聞到的是銅的臭味。

還譬如有些人老說得滿嘴蜜語,滿臉誠懇的似乎你就是他永遠都要擁有的一切裡的其中那最重要的,但後來發現其實只有口臭的味道。

譬如不完。上面兩件事我都做過,所以舉例。但做過的還真的說不完。

那些原本應該是香的,沒想到最後卻是臭的事,在當下我是那麼的認真,你也是,他也是,誰也是,大家都是,當下那個片刻就是真的,沒騙你,我每次說出口的一切絕對是百分之百的真心。

然後呢?

然後,就是另外一件事了。「然後」一向都是另外一件事,與當下無關。

只有海,看起來是香的,事實上也是。不管你人來,人往,當下或是然後,他都在那。

他順著自己的節奏,兀自平靜或是咆哮,自己心安・理得。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G_8382.JPG

這個週末日子過得挺不賴,週五我的新戲《我家的方程式》記者會上,與快要有一年沒見的劇組朋友們見面,好開心,像是約好的聚會,不像在工作,可惜流程好滿,大家來去匆匆,總是這樣的,戲劇圈的朋友們要再聚真的好難,戲一結束大家各自前往下一部戲,時間就又都是下一部戲的了。每次進劇組,我都有種想死的感覺,太不自由了,不管我有多愛表演,多愛那組戲的人。

不自由的感覺真的好可怕。如果有一天我決定不再演戲了,絕對就是因為這個,沒別的了。

週五晚上工作結束後,臨時決定和好友們衝一場當日上映的電影《哭聲》,回到家已經凌晨三點多吧,第二天週六的電台節目都還沒準備好,繼續拼,真躺到床上時天早已經大亮很久,也再沒幾個小時就要起床,但就是開心。

想想,我的人生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這種很臨時的衝動上,像是接著週日的節目也是個衝動,當我發現保卜和昊恩要合作誠品的《六絃上的瘋狂人生》時,我就是逼製作人不管,怎樣就是要訪到他們就對了。其實真是忙到好一陣子根本睡不飽,電臺的節目內容愈簡單愈省我事,偏偏我就週六要請popo來講《自殺突擊隊》的惡棍故事,這是我非常不熟悉的領域,但我想要了解,功課做了大半天。加上週日節目的選歌,搞得我超級焦慮,因為週六晚上我又是個硬要去看黃玠演唱會的任性。

但演唱會真是好看。氛圍是暖的、音樂是熱的、心是思緒紛亂卻又好安靜的。

然後週日終於見到了保卜和昊恩,在聽了他們這麼多年以後,和終於認識黃玠時一樣,除了開心,沒別的時間多想什麼其他更文青的形容。

, ,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606994_10154306537441950_3821693356433068387_n.jpg13709880_10154338038681950_4376195517178711878_n.jpg
Harley Quinn                                   The Joker
(本文圖片來自 華納兄弟台灣粉絲俱樂部臉書


前情:1,我不是美漫迷。2,總是熱愛DC的故事卻痛恨電影版的節奏+熱愛MARVEL電影版的節奏卻受夠故事與角色的描寫。
於是:我愛死這次的《自殺突擊隊SUCIDE SQUAD》。

DC系列的人性刻畫對我來說,是勝出的關鍵,他們角色的光彩迷人是來自其掩蓋不住的陰暗醜惡,當愛情至上的Harley Quinn眼神迷離的望著心愛的小丑The Joker,接著不顧一切的讓自己身陷險境之中的那臉上的幸福的笑,你明白她當下的快樂來自享受著被虐的感受,她不是那麼單純的為了心裡所愛的人而活,她同時愛著喜歡被愛人踐踏的自己。小丑從不隱瞞自己的惡,讓她著迷,就像我對DC角色的偏心。

世上的快樂都是一個樣,只有悲傷才讓人獨一無二。然而這個世界到底為什麼從那個最一開始的開始就被良善統治真是個無解的謎,黑暗永遠戰勝不了光亮的說法又是怎麼定義人性中的黑暗與光亮呢?這個世界有太多問題需要釐清,只是沒有誰能給個答案,永遠自圓其說、各自表述。那麼,就跳舞吧,像Harley Quinn,我挑戰你,即便我知道打不過你。

電影很帥,乾淨俐落,每個角色都很帥,豁出去的那種我管你去死。電影裡的每一首歌都讓以上這些帥,更是黑色、更是猖狂。Harley Quinn和The Joker就像是這部電影的表情,Deadshot則是靈魂。握住槍,他就是忍不住扣板機的慾望,他知道這樣會讓愛他的人傷心,但他不知道為什麼你愛我,卻無法愛我的不良。

很多問題這個世界都不會回答你的,你只能得到暢銷書排行榜前十名裡那些答案,如果你並不想趕在幾歲前擁有幾項一定要有的技能,或是幾歲前一定得完成那些得完成的幾件事,你就失敗至極,只能轉身拿起另外那本教你如何擁有被討厭的勇氣,來面對注定要被討厭的剩下的日子。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0011122.JPGR0011123.JPG

獴那天走進錄音間的時候,大家笑得好開心。

「你當初為什麼要選擇當個動畫師?」
「辦公室裡你最討厭誰?」
「如果可以,你希望過什麼樣的生活?」
「你幾歲啦?」「談戀愛嗎?」「什麼星座?」「你還打算出單曲喔?」...

問題好多,幫聽眾問的、幫狐獴大叔策劃者提出的、幫節目熱場故意裝傻的,隨著獴的毛茸茸一身的討喜,比手劃個腳,大家都好樂,熱絡。

狐獴大叔出了本叫做《低調赤裸!狐獴大叔之職場亂鬥》的漫畫,把動畫界的一切陰暗人格與故事用誠實的筆法露出,但卻把寫實的心情藏在各式可愛動物的身軀裡面。辦公室裡,有狐獴、有老鼠、有兔子...然後再以高調的狐獴大叔look,宣傳這個低調的赤裸。

我好愛狐獴大叔,看著他表情固定的臉、設定為樸實溫暖的大手大腳,還有那能融化人心的粗壯諧趣尾巴,我真羨慕他可以堂而皇之的秀出他那身皮毛,就是種「嘿,我就是穿戴著狐獴外衣的傢伙啊。你知道的,但我並不是真正的我喔。」這樣的姿態。與狐獴大叔交流的過程中,你理所當然不斷揣想到底裡頭的那個,是什麼樣子的她或他。

但其實我也只不過是披著人形的我罷了,與外在這look完全無關啊,就像狐獴大叔一樣,我也並不是我喔。我的人形帶著甜笑,替我向這個世界一一說明。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