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426.JPG

自己也覺得很北七
但是在房間裡就是忍不住想要一直拍照
簡直像個沒住過飯店的觀光客!

但這次到台中演出《徵婚啟事》住的飯店實在太深得我心了

我出國或是離家外宿
大部分都是因為工作
所以都是由工作單位安排我要住在哪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MFJmLbQsXW2T7B1fq8n-992x1418.jpg

電影《相愛相親》正式上映是11/17號
我是11/08號在試片室看的
11/15號我準備進電台介紹電影前
瞄到便利商店收銀台後方的多媒體正在播放《相愛相親》的預告
看著那些畫面我瞬間鼻酸

11/28號我再度進電台錄音
幾個同事已經看了上映中的這部電影
興奮地交換著觀後感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nnamed.jpg

我在飯店整理東西的時候想了想
發現上一次的所謂自己一個人的微型旅行
有可能是某年在墾丁凱撒飯店的跨年
那有可能是六年或七年前的年底了(只記得當時剛剛到電台主持《好男好女過日子》沒多久)

其他時間的所有出國或是到外地
全部都是因為工作或是帶媽媽或其他家人去玩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0466.JPG    

尹麗川最近又被我挖了出來
這些年總時不時會想到她
手上的新書舊書和什麼之類的雜書都感覺沒什麼味道的時候
就會把她翻出來咀嚼一下
誒 還真是
她就是能有我當下最需要的那個味
不管那個當下是什麼

有的時候在電影院裡看著某部片到最後突然在主創名單中見著她的名字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到底在飛碟飛了多久?

沒有習慣去記錄哪年的自己做了什麼
維基百科裡的那個我又是個連我自己看了都會發出超大
「蛤?」
這樣的超妙資料
所以翻了臉書後
找到這張大概可以當作證據的照片

30414_132328106784792_5432330_n.jpg

記得當時正式接手週一~週五09:00~11:00的《好男好女過日子》沒多久
電台就剛好要印新的名片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5581.JPG

我不喜歡運動
但是這個世界不是只做喜歡的事
就能夠到達那個心所嚮往之地的

我不喜歡運動
但我喜歡運動後的自己
覺得背脊變挺
覺得氣色很好
覺得擁有力量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IMG_2515.JPG

總算把手上所有該交的稿子都交了,這本書,企劃了超過一年,終於,接近完成。

就在最後死線還剩沒幾天的11月19日,我的貓咪Milk突然在我臨出門前吐血。那天原本是要去參加好友偉柏驚喜生日派對,沒想到來不及嚇友,上天先給了我那麼大的驚嚇。從那天起,我的生活跟兩條死線搶時間,一條是被告知如果晚一天交稿,就可能無法出版的新書截稿日,另一條是我貓咪的命。兩條死線同時進行,很嗨。

今天是這陣子以來唯一無事的星期五,沒有要趕什麼,也沒有要跟誰交代什麼,我慢悠悠的坐捷運去電台、去運動,再慢悠悠地走路回家。回到家懶在沙發上,看看那部好久以前就想看的《我的老爸是喵星人》,手上還是有很多工作,很多專欄的稿子要寫之外,還有節目的內容要準備,但我想要給自己放一下假,就算只是個半天也好。

剛剛洗澡,自己第一次洗到昨天才剪短的頭,想了好幾年的願望終於成真,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好開心,邊想著,就說我很適合短髮嘛...,邊想著我到底是為什麼那麼聽別人的話,叫我別剪就別剪?

「相信自己」這種事情要練習,我一直在練習著,終於,接近完成。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R0011101.JPG
即使在做電影相關的主持/專欄/評審的那麼多年之後的現在,我都還是會常常想起在那好多好多年前,兩個讓我走進電影工作的第一次。
第一個第一次,是黃子佼的電台節目,需要一個介紹電影的Guest Dj,某個晚上他突然想到我很愛看電影,就打了電話來問我要不要去當固定來賓,於是我就成了一個電影的介紹者。
第二個第一次,是金穗獎發現我的部落格寫了好多電影評論,某天就問我願不願意當部落格達人的評審,於是我就有了電影評審初體驗。
從這兩個第一次之後,慢慢的,我有了自己的電影節目、有了自己的電影專欄、主持過幾次金穗獎的頒獎典禮、台北電影獎的頒獎典禮,也再當過幾次評審,有金穗獎的部落格達人、台北電影獎的媒體推薦獎,幾個商業競賽的短片或紀錄片評審等等。
幾年來因為工作的關係,接觸了很多電影圈的夥伴,閱讀了很多專業人士的文章,知道了很多關於一部電影從無到有的不簡單,以及,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比以前看了更多更大量的電影,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只要選擇自己想看的就好,我得什麼都看,有的時候還得因為時間急迫,而只好到電影公司的辦公室那小小的電腦上看片,無法享受美好的大幕、或是厲害的聲光效果,甚至累得半死,還得打起精神去看,只為了要做足功課。
而這樣的我,近年來最大的改變,就是我不再評論了。這幾年的金馬獎,在頒獎典禮之前,都會有各方媒體找來,希望我能做預測,我全都推辭,在自己的節目裡也絕對不說,我的電影專欄只寫看了喜歡的電影之後,對其議題的發想,有點導讀的意味.評論,再也不。
因為看得愈多,愈發現自己的渺小。
接觸的愈廣,愈是對每個作品都抱持著無比敬意。
從《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開始喜歡台灣電影,同檔期上映的電影裡,我一定先去看台灣的,不是因為愛國的關係,如果我是法國人,應該也會喜歡台灣電影,就是這種感覺。但喜歡歸喜歡,並不代表我喜歡的就是最好的,同樣的,那些我不喜歡的電影,也不能就說那是爛片。而當我因為工作更大量的接觸來自世界各地的電影之後,我更是對台灣電影感到佩服,在如此嚴苛的環境下,還能每年每年拼出那麼多的作品,在世界各影展亮相之外,也掙扎著在台灣的電影院中努力的多演一天是一天。最後,在報名件數愈來愈多的金馬獎中,爭得入圍。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G_0619.JPG IMG_0620.JPG

 

誒,我說啊,路跑原來那麼嗨。

今天,想說,都要離開澎湖了,雖然不是個觀光景點人,但想想,今天時間也空空的,沒戲,不用出班,既然來也都來了,那就還是去那些旅遊指南中所介紹的,那些該去瞧瞧的地方瞧瞧好了。

包了台計程車,開車大姊人很好,不多話,該介紹的也還是介紹,13:00出發,不搭船的行程,16:30就已經到達我的極限了。我坐在隘門沙灘旁,看著海,想著,這大姊一定很挫敗吧?她剛剛把車停在大菓葉柱狀玄武岩前時,我就坐在車上望向窗外,眼睛根本不知道該看哪。「可以下去拍拍照啊。」她說,「你是說拍那片石嗎?」我得再確認一下。她肯定覺得我蠢斃了,連這麼知名的石都不知道。

我不是不知道,但我就不是觀光景點人,全世界任何去過的觀光景點,我都是一樣的心情,就屬於那種「既然來了,就看看吧」這樣。連當時到了日本富士山,我也一樣的感覺,加拿大的大瀑布也是。

傍晚,回飯店的路上,問了大姊哪有小攤子的小食可以帶回飯店吃吃,她帶我去了家在馬公的香腸攤,那除了香腸,還有關東煮、糯米腸,我挑了一些,與闆娘聊得愉快,她差點不收我錢,上了車我問大姊,才知道這家叫做阿豹。今天應該就把我丟在城市裡讓我隨便亂晃亂聊的,我這樣想。

吃完東西,換上跑鞋,今天路跑我直接殺到對面的國小,不再在其他路上花時間。我想要在這遊蕩久一些,真是喜歡這個學校的風,和在裡面運動的人們,人不多,有些是一家大小一起散步,也有學舞的婦女們,就跟其他城市裡,晚上到學校運動的民眾們會做的事情都一樣,但很奇怪,這裡有種特別的寧靜感。

練舞的音樂也是放著的、打球的人也是叫囂著的、繞著操場散步的人也是互相聊天著的,還有人帶著的手機音樂是用擴音播放出來的,但就是不顯吵,或許是風把寧靜吹來了。

今天週末,多了好幾隻狗,運動的人們帶來的,狗兒互相吠叫、打打鬧鬧,主人們也在旁用聲音斥喝著,但寧靜還是寧靜著。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650085_1568818493135739_5864230043372807025_n.jpg

幾乎試過所有能健身的運動,終於確定,只愛跑步。

最常跟自已提醒的就是,生活已經很多不自由,所以做選擇的時候,要盡量挑能擁有最大自由度的那個。跑步,就是非常自由的運動,有跑鞋,就行(許多人從小也就赤腳到處跑的)。

但偏偏,覺得自己不能沒有護唇膏/面紙/熱水/手機(音樂+時間),結果我大都在家裡/飯店的跑步機跑,曾經幾次路跑都因為身上要背個袋裝那些,覺得煩,於是作罷。

最近,到澎湖拍戲,住宿地的健身房只到八點,所以我只來得及去了那麼一次。今天,狠了心,想說,管他的,去路上跑跑吧,不帶一次護唇膏和熱水壺又不會死。海港就在旁邊,還不去跑跑才是笨蛋。於是我帶著電話,用耳機聽著Keren Ann,一張面紙塞進運動褲口袋,另一手握著房卡,就這樣,沿著海港,跑跑走走,晃了許久。

原來路跑是這麼讓人開心的事!一路上我這樣想。原來沒有護唇膏和熱水壺真的不會死!回住宿地的路上我再這樣想。

有天,我將會連時間都可以放著不管,路上的聲音就當作音樂,連自由都不再想到,就是真正的自由了。

 

至於,面紙..是因為過敏總是要擦個鼻涕的。

嗯。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20 Thu 2016 13:51
  • 感。

IMG_0377.JPG

拍戲的時候,不喜歡離開現場,除非是要換鏡位、借位、會擋到陳設、換裝....等等之類之類的「必要離開」,否則我肯定都賴著,不走。

近年來的拍攝劇組流行一個習慣,幾乎每拍完一個鏡頭就會把演員帶到旁邊去休息、補妝、弄衣服,然後請人來幫演員當光替打燈、以及佔位子,老實說,這來來回回走來走去的讓我很困擾,「我剛剛才只講完一句台詞耶,才五分鐘而已,又要補妝啊?」我常常會如此笑著抵抗。但,人家有人家做事的方法,不為難他們,我還是乖乖給補,但是,關於不離開現場的這習慣,我也沒放棄默默抵抗,只要一得空,我就會溜回場上,回到我待會應該表演的地方。我寧願在那給打燈、給對焦、給對位,我一點都不覺得這是辛苦,反而這樣我才能安心。

因為好多戲我都得在那個該演出的地方,才能夠發想到底還能怎麼演、怎麼玩,我喜歡盡量偷時間熟悉與感覺戲中場景的環境、道具、光影、氣氛,所有的一切,對我都好重要。

最近在海邊拍戲,主場景是個民宿,很多時候我們的戲都是在露天餐桌上吃飯,除非太陽真的大到會曬傷的地步,否則我都還是會偷偷溜回場上,感覺著。昨天又被攝影師笑說:「結果我們這戲動作最快的就是你誒。」,「誒誒誒你們別有壓力,我就沒事幹啊。」我笑著硬要坐回位子上。

結果幾天下來,穿著這戲服(照片),給曬成了格子狀哇哈哈。

但是「感覺」這東西,如此美妙,怎麼捨得被打斷?這不是敬不敬業的問題,完全就只是貪心啊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686217_10210641096494412_1227825310_n.jpg

飛碟電台在2016年的10月16日滿二十歲,10月14日凌晨零點開始暖壽,全天24小時Live,Dj們在那天可以決定要不要換個時段做節目,一次性的,限量。

馬上我就搶深夜。

我一直想做深夜節目,更何況是在飛碟電台的深夜!就這樣,得到了凌晨04:00~06:00的時段,超嗨。

想做深夜節目,是因為我本來就是個半夜不睡覺的人,所以想要做節目給那些也半夜不睡覺的人聽,一起耍廢。但,飛碟二十這麼特別的日子,單單耍廢也太不識大體了,於是我就想了個題目:【廢話金句之夜】。

「空中的夢想家」飛碟電台,這二十年來,天天陪著大家逐夢,但在逐夢的過程中,你我難免有沮喪的時候,每天聽那些勵志的話,講那些熱血的打氣語,ㄍㄧㄣ的不得了,偶爾也需要放空、耍廢一下。有些時候我們必須承認,比起那些正經八百的大道理,「廢話」還比較能療癒人心。

於是,我請來好友蘇三毛(蘇文聖),他雖然是知名動畫/廣告/電影/MV導演,但他在網路上可是以噴廢話聞名,很多人到他粉專都為了從他的廢話中得到療癒。我和他與當晚的企製珊宇想了十句超廢的金句,當成送聽眾的禮物,一號到十號隨選,選了,那句就是你的,別人就不能選了。當然,你得先跟我們說說你逐夢的小故事,以及遇到的瓶頸。

老實說我萬萬想不到,還真多人覺得這些話對他們很重要,節目結束後,還有聽眾在別的時段分享聽到的心情,覺得幫助很大(???),以下,就是當晚的十大廢話金句:

一,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二,你認為值得的,就應該去追尋/不值得的,就不要追尋。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04 Tue 2016 23:36
  • pure

IMG_0087.jpg

飛碟電台即將二十歲生日,電台有些特別的安排,從確認了我14和16兩天各有兩個小時的節目後,腦子就一直轉,想著有哪些東西可以放進去,節目可以怎麼玩。這兩天開始,稍微從忙碌的奔波中暫停,從動態的忙,進入到靜態的閉關忙,下禮拜我又將進入一連串爆炸的行程,所以幾個手上的節目內容也都差不多得現在就進行安排,專欄也是,還有些演出的劇本得消化,可是這所有該做的事,不但沒有讓我感到疲累,反而腦子是自主性的停不下來,看著計畫一一成形,很嗨。

今天開車的時候,邊聽著幾個不錯的新發行,想著哪些可以在節目中介紹,很多朋友以為我做主持人很輕鬆,只要到那說說話就好,沒幾個人知道節目內容我參與的程度,以及必須準備的功課,當然有很多環節大可以說,ㄟ,這不關我的事啊。然後雙手一攤,聳聳肩,陪我的貓玩,睡個飽。不過當下我邊篩選著歌,邊想著的是,這歌是誰的?這dj我沒聽過?他的來歷?他其他的作品?...想知道,什麼都想知道。就像是看到一部讓我喜歡的戲劇,不管電影、電視,我都會想要知道所有關於他們的一切,誰製作的?導演就是編劇嗎?誰的casting?怎麼拍的?之類之類。

這些如果能換成錢就好了。偶爾,我會這麼調侃自己。

但這就是個很純粹的、很直覺的那種,我就是對這一切感興趣,只要能做,就會想要做到最滿。每一個環節都會想要做到最是自己喜歡的那個模樣。

那天,台北電影學院的影人交流酒會上,我認識了一些新朋友,也更認識了一些舊朋友,他們就是讓我有這樣感覺的人。就是那麼純粹的,忍不住會選擇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然後會忍不住非得把一切做到最是自己喜歡的樣子的那種人。或許要花很多很多力氣,也或許會生很多很多氣,但就是還做著,而且很盡力很盡力。

好喜歡這樣的你們,不管我認識,或是不認識,不管離我有多遠,我就是好喜歡這樣的你們。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照片“347”.jpg

寫著稿子,寫著寫著,突然就歪樓了。
想到了一些誰,奇怪,人呢?都到哪去了,從哪個點之後就再也沒見了,又會在哪個點中再次出現?
那天遇見昇哥,我們就坐同一班飛機,就隔壁座位,他抬個腳就得擔心會撞到我的那種,雖然名為商務艙。但我們直到好幾個小時後下了飛機,拿完行李,才認出彼此,笑死。
那我就想,那些莫明奇妙剛剛被我想到的他們,是不是也老是這樣的我們就錯過了呢?
我突然想起,趕快跟他說,ㄟ,我好愛你的那首《細漢仔》cd再也找不到了。那是我最喜歡的華語歌,好吧,台語。凡事非得分得那麼細嗎,好像有點蠢。
馬上他回工作室就找了一片給我。
那些消失掉的人如果能這樣就出現,不知道我會不會開口?
只是寫著寫著,就歪樓了,然後離開書稿,來這晃晃,隨便記記。找照片的時候,找到這張不知道啥時拍的,而我現在的髮型,又回到照片這一模一樣的樣子了。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364758_10210358995482063_1723161965121738058_n.jpg

我的毛病之一,就是無法讓熟人到工作現場來看我表演。毛病之二,就是當我說不要,就是真的不要。

曾經說了我不讓探班,但當時的男友沒當真,硬是偷偷打聽了我拍戲的地點,想來個驚喜,我的毛病之三,就是若你要給我驚喜,我就給你驚嚇當作回禮。

哎,我毛病還真不少,短短沒幾行,就透露了三個。

總之,當天他一來,我就全程擺臭臉,從此他終於明白,我這人講話是沒在客套的。

再一個曾經,是以前的某經紀人,我都說了不要在工作的時候給我弄什麼生日驚喜,(咦,默默來到我的毛病之四了),然後他就是硬要和當時合作的某單位,來個真開會,假吵架,再推出生日蛋糕祝我生日快樂這種哏。當下配合著許了願、吹了蠟燭,但同上,我拿出超冷靜的毫無表情臉,當做給他的驚嚇回禮。從此他終於明白,這世界還是有人說的「不要」,是真的「不要」。

9月16號晚上七點半,我在新光劇場演出台北第三場的舞台劇《白日夢騎士》。

從知道我14號就是首演之後,我親愛的黑武士群組中,那親愛的小八和三毛,就說要揪眾好友來看戲。當下我急忙把以上種種討厭的毛病們跟他們用非常認真的態度說了一遍,最後還使出「真詛咒,假祝福」這招,說:「你們如果不來,就祝你們有女友的幸福快樂白頭偕老早生貴子,沒男友的立馬找到好男人」。

後來反正就中秋節,大家就開始準備要在好友林呂家烤肉過節的事,颱風突然來了兩個,眾友把心思都放在到底是要維持烤肉?還是改到室內煮火鍋?到底是要約早一點,還是晚一點?到底誰要買什麼?酒要誰帶?甜點呢?

嗯,很好,黑武士再也沒人討論我的演出了。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0 Sat 2016 15:46
  • 關。

2015年在為主持台北電影獎而做準備的時候,看了當時還沒正式上映的入圍片《太陽的孩子》。電影裡有很多讓我好奇的地方,於是就上了導演鄭有傑的臉書想要親自問問,沒想到正遇上他宣佈即將暫時退出臉書的決定。內容大致是說,他得開始創作劇本,每天在臉書上寫下的字,早就超過劇本的字數很多很多了,所以他決定把力氣省下來,專心創作。

其實我這段寫得有點膽戰,很怕弄擰了他的原意,但那內文到底是如何我已記不完全,也不知該往何處找。不過我倒是沒花費太多心力在尋找上,因為一來記載在臉書上的文字本來就不是讓你放在那留做紀念的,早隨著動態時報的洪流沖刷到不知哪去了。再來,現在大家臉書開開關關的,關了不見得不再開,純粹看個人當下心境,所以實在沒什麼好追究個水落石出的。

主要想講我的體驗。

四月初,因為工作團隊的更動,總之,我那跟出版社簽了好久的書,就是得動了。鄭有傑關閉臉書的訊息其實一直放在我的心中,打算遲早也要拿出來試試用用看,而「準備出書」,好像就是個好時機。當時《惡作劇之吻》開拍在即,我就給自己一個緩衝的時間,戲大約會拍到八月,一殺青我就關閉臉書吧,我這麼決定。

好友弦問,到底關閉臉書跟準備出書有什麼相關聯?對我來說,絕對不只是「每天寫在臉書上的字早就已經超越一本書該擁有的字數」而已,而是我發現,當你已經習慣見了什麼就說什麼的立刻發表意見,立刻接收留言回應,然後再立刻回覆留言,這比流水帳還不用動腦筋的發文法/回文法,實在是很損害我的心智與腦袋的。

玩臉書的這些年,我部落格早已荒廢,連最愛的筆記本也不再用,對生活情緒的抒發和感覺,全部都在臉書的動態裡。當人習慣立刻發言,就會習慣把思考閒置。當思考閒置久了,心也懶得繼續深入了,腦袋也不再用功,見什麼說什麼吧反正,輕鬆自在。

我的生活變得平面,浮在動態之流上。就像我看著用行動電話隨手拍下的照片們,雜又亂,根本不記得當下我到底是經歷了什麼,感受了什麼,只知道「嘿,趕快拿起手機拍照吧」這樣。

《惡作劇之吻》正式殺青前一個禮拜,我把這些虛無的照片全數刪除,然後把私人臉書設成公開,從此發文內容就跟臉書的粉絲頁同步,所有的發文,都統一從IG發布,全成為工作上與觀眾、讀者、聽眾交流的一部份。個人習慣在朋友圈中的絮絮叨叨,就別了。真正想要紀錄的生活,就回到部落格,好好地拍照、好好的畫畫、好好的寫寫字。

與脫口而出保持了距離,反而千言萬語。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4051667_1780471812233386_5540970011634033137_n.jpg

開始聽歌的時候,是從楊林開始。那時我國小,學校的歌唱比賽,我,我隔壁的,我前面的,我後面的後面的,隔壁班的,樓下和樓上哪班的,女生們幾乎全都選楊林的歌。當時陶醉在擁有大眾陪伴的口味裡,覺得自己就是被世界認證的一份子了,真好。

上了國中,因為種種和每個拿叛逆當樂趣的傢伙一樣的原因,開始想要逃離這個好不容易才加入的世界。你們大家都怎麼樣,我就是偏偏不要怎麼樣。雖然這個邏輯一直到好多年後,我才領悟這也算是某種「被大眾牽著走」的概念,但的確好長一段青春樂在其中。

所以,我離開大家都喜歡的所有,開始尋找大家沒興趣的、不理解的、不知道的那些音樂、電影、文學...等等的任何創作,胃口養著養著,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我。至此,欣賞的東西、喜歡的東西,就有一種再也回不去的悲涼,特別是當我想要尋找同好、找認同,卻得面對一張張茫然又困惑的臉的時候。

侯德健在民歌四十紀錄片《四十年》裡說了一段話,解釋了我心中的這個結。他大致上的意思是,你之所以認為那誰像天仙一樣,不是因為那誰真的是天仙,而是你在看到那誰的時候,你的賀爾蒙讓你覺得那誰真的是天仙,至此,那就成了你的喜好,而那大部分都剛好是你青春期的時候(我保證他說的比我的說法有深度一百倍)。

對,我們對這世界的喜好,似乎真的從青春期開始定調。在我曾經寫下的一篇名叫《再次聽到盧昌明卻是他的永遠離開》文章中,可以找到些許答案。

可是當你已經過了青春期,再次回望那個年代的事物,會對你當時錯過的,有不同的感覺嗎?

在民歌四十紀錄片《四十年》裡,我有。

我從來不聽民歌,但當然不可能沒聽到過,畢竟哥哥姊姊都會傳唱,各媒體也會懷舊個不停,但是自認沒feel,你就會自動略過一切。

而這一切當坐在電影院裡,隨著導演侯季然的編排,從李雙澤講起,至陶曉清結束。當我再次在大銀幕裡聽到《美麗島》,這感受已經大大超越當時眼見《女朋友男朋友》時的版本。當我在這電影裡認識了楊弦,我對自己竟然是在蛋堡的《演員》才知道他而感到可笑。看見李建復當年那個好萌的樣子,堅定地唱著《龍的傳人》,看見包美聖站在台上唱著19歲時期的《小茉莉》、看見胡德夫、看見李宗盛、看見邰肇玫...看見好多好多我錯肩而過的,我明明離他們並不遠,卻選擇把目光別開的那些,我真是感謝他們硬是留下了當年的勇氣與感受,化為一首首歌與詞,流傳著。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Sep 03 Sat 2016 00:21
  • 貪。

R0011443.JPG

《惡作劇之吻》終於殺青,行事曆上的工作日還是滿滿,但至少時間大多是可以掌握的,拍戲就變數很大,無法知道確切的工作時數,對自由需求極強烈的我來說,有點傷腦筋。不過,終究是結束了。

這兩天趕忙著把積在那早該處理的事情拿出來,以一種急著清倉的速度進行,結果一晃眼,又是個半夜了。明天,又要早起。而且,明天工作該準備的功課還沒準備。

為什麼我有那麼多的事情需要做呢?

為什麼我的事情就是做都做不完呢?

老是,我會這樣疑惑著,那些比我事業更大的誰,哪個看起來不是一派輕鬆,到處旅行,還能談戀愛、結婚、生小孩,雖然後兩樣並不在我的人生清單中,但佩服還是有的。

到底怎麼辦到的呢 你們。

到底是我心太貪,想做的太多,還是玩心太貪,需要的休時太多?

趁著公事清倉,心事也順便清倉,這是個習慣。每隔一段時日,我就要清理掉有堆積感的那些,雜物、衣物、電腦廢物、閒事或爛人。

清理是最重要的事,啊,我又貪了。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0011578.JPG

今夜好涼,舒服到不想回家。

找了一堆理由,到處亂逛。要買這要買那,還有什麼要買?東走西走,來來回回,還遇見了搬來好幾年終於能像彼此開玩笑所說的那樣,「能在家附近遇見」的對街鄰居藍迪。「到時候我們就能在屋頂向彼此打招呼了。」知道即將變成鄰居的時候我們這麼開心著,結果每次遇見卻都是在離家遠得要死的工作場合,屋頂之約從沒成真。

好多以為簡單的不得了的事情,它就是會好難發生。反之亦然。多麼難得到的,卻在一個瞬間就能美夢成真。總是這樣的。

那,到底還有什麼要買?

我想,如果我有養狗,那就好了。我可以牽著牠,到處走,一直走一直走。

最後走進便利商店,想說買冰塊回去配白酒,結果卻買了曠世奇派。終於只好回家的時候,又在必經的咖啡店磨了一包耶加雪夫一包花神帶回。

「啊,好香。」聞著剛磨好的咖啡,忍不住讚嘆,但明明原本今晚想要喝到醉醉的。我計劃要醉醉的看《再見柏林》,它超適合醉醉的看,是種享受。

回家,進了門,發現想像中的狗好險只是想像。拿出開瓶器,開了那個誰送的白酒,好香的咖啡順手放在流理台現在沒有空理它。

Apple Tv租的《蚱蜢》還有20小時可看,我卻又點選了《三心一意》。秋天讓人意亂神迷,我知道這四個字不是這樣組,但我就是想要這樣用。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00.jpg

你說,相機鏡頭沒開。

我說,當然是有開啊,不然我是在拍屁啊。

常常是這樣,似乎誰都習慣用自己的角度在解讀他人,其實很多時候話說出口前仔細觀察一下,冷靜一下,思考一下,就會知道自己原本想要脫口而出的那些離事實有多遠。

你說可以不用那麼嗆,但我說那就說話前多想想,沒人必須為了你那衝動的自以為是而背負著荒謬的誤解,然後還得裝出笑臉安撫你。

以上,純粹假想,事實上那些的我說,我根本不會說,我都馬是裝出笑臉的那個。

再來,根本沒那人,也沒那對話,那些只不過是某種我表達理念的其中一個寫法。

寫東西的人很常遇到的困擾,就是全世界都以為看到的每一個字都是作者本身正在經歷的。但我說,當然是不可能啊,那大家出日記就好了啊。

是的,我依然沒那樣說,我把話放在心裡,當被這樣以為的時候,我就在心裡這樣想一遍。

最近在整理書稿,因為欠著的書終於是不能再這麼欠下去。我遇到了很合痛的編輯,找到了彼此都很舒服的方式開始工作著,於是我決定把說廢話寫廢字的力氣,都拿來為書稿做準備。然而就又遇到了最初在無名小站遇到的事。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0011512.JPG

隔壁桌的兩個人,聽不出情緒的聊著自己與另外一半感情轉淡的原因。有一搭沒一搭的,看來這段感情已然變成等待上菜前的墊檔。這麼剛好,我app群組的提示小紅點中的數字持續往上加升,因為其中一個朋友昨天交了新的女朋友,熱戀中,大家正嗨著。

剛剛我到榮總的懷遠堂與大任哥告別,當我知道他原來已經回台灣的時候同時知道了他已遠離。

今天可能是個適合告別的日子,早上起床告別了私人臉書,也告別了手機裡這一年來的照片和影片,然後現在我來到了好久不見的這裡。

有沒有一些地方對你而言比老朋友重要?我有。一個在淡金公路的某個小邊邊,一個就是這裡。

曾經依賴這裡到認真在附近找租屋。這裡有著大到能隔絕一切討厭的好棒電音,有全世界最好喝的咖啡,有整個宇宙最會和客人搶位子的貓咪,一切都讓人是那麼捨不得離開。不過後來他們搬家了,從那個好小的城市角落,搬到了這裡。從此,車位難尋,並且,離我住的地方幾乎能算是兩個國度般的遠在天邊。

而就在今天,告別大任哥後,刻意繞到這裡,跟自己說如果路邊有停車格我就進來趕稿,結果平常一位難求的這裡,竟然滿滿空著的車格。

所以我說今天可能是個適合告別的日子。

進門前,這裡的貓從門外椅子上跳下,接著就站在門口等著我這來客開門讓牠進入室內,好久不見的這貓,全黑的身上多了條鮮紅的項圈。一開門,正圍著大桌子聊天的熟悉的老闆和家人的身邊多了好小好小的小孩。這種感覺就像你上了長程飛機後發現你隔壁座位坐著個小孩一樣。我對小孩沒有意見,哭鬧都可,但免不了就還是有那種感覺,難以形容的那種感覺。更何況是在這裡,有那種感覺,實在奇妙。明明這裡本來是個好頹廢的地方啊。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R0011294.JPG

事情是這樣的,今天起床,看著趴在肚子上的蔡Shadow一臉真誠在享受的美好的咕嚕咕嚕時光,我突然對臉書裡的世界感到一陣噁心。因為當時我左手正拿著手機,滑著臉書,嘴上還敷衍的跟牠說:「抖兜,你好可愛喔。」。

粉絲頁也算是工作的一部份,但通常大家也都會有個私人帳號,私人帳號裡人來人去,每天無數的言論,好蓬勃,好熱鬧,大家好關心大家。但後來我發現,根本沒人真的記得誰到底說了什麼,做了什麼。

說了的那些什麼,和做了的那些什麼,只要夠有些什麼,當然是很容易被傳閱與記憶的,但你有遇過當事者的名字被錯置的嗎?哪些言論或作為根本不是你啊,卻被記成了是你。這赤裸的事實就是:臉書裡根本沒人真的在乎誰是誰。

大家享受著打屁的美好時光,把心和腦袋填得滿滿滿。

就像手機裡的照片和影片,拍之容易,拍完即忘,上傳臉書後,任何當下多麼真誠的感受都成了飛來飛去的讚與屁話,隨著臉書動態一秒一秒的更新,你的感動被留在那個你根本也不知道曾經存在過的地方。

消耗。

我的生命就一直被這些消耗著這麼許多年。

為了這些虛榮感我不知道敷衍了多少回應該真心相待的親朋好友和貓。

這麼一想,大驚,連忙把手上的手機臉書畫面切換到手機相簿,看也不看的就全刪了那些照片,快要兩千張的「那個覺得該被記錄的當下」,我卻連一張都不想再回顧。順手,刪掉了手機版的臉書。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阿得的未完成的畫

《搖滾青春戀習曲Sing Street》 裡,少年Conor在經歷了自己組團創作的過程後,某天再次遇見老是霸凌他的男孩堵在教室門口想要重施故技給他難看時,他直直地向對方走去,然後對他說:「你的力氣只能阻止事情的發生,卻不能創造任何事,但是我可以。」。

聽見這話,習慣用蠻力消滅讓自己不開心的事情發生的男孩愣住了,已經備戰好的肌肉依然緊繃,卻不知道該把拳頭揮向何處。

編導約翰卡尼 John Carney絕對不是個拿無可救藥的樂觀來賣錢的傢伙,他直視現實,就像Conor直視揮向他的拳頭,所以他那麼討人喜歡。於是,少年繼續把自己丟進創作中,好暫且離開必須面對的那些哀傷,而我相信他已經發現,雖然這屬於他的力氣可以創造開心的事,但是卻無法阻止任何不開心的事繼續發生。

最近的日子讓我老是想起關於創作,應該是因為在整理書稿的關係。文字、圖畫、照片是我隨時都在發生著的慣性紀錄,沒有為了要給誰看,也沒有想要交流的意思,但我的確常常想起曾經我搬著油畫作品們前往村上隆Geisai展場準備佈展時,在車上那對累得半死的自己的咒罵。我說,我再也不要弄這些有的沒的,我又不是想要當藝術家,幹嘛啦。

對我來說所有的事物都是因為沒有想要幹嘛才能存在的。

Conor知道他的創作並不能改變任何事,但他就是一直寫,停下來就會死掉的那種。

整理檔案的時候,發現了當時為了好友眼球先生的一個什麼活動而畫的門板,圖中我抱著隻大蟑螂。記者訪問的時候我隨便掰了個原因,類似要擁抱心中恐懼之類的這些,但其實我一開始根本沒有想要幹嘛,純粹就只是很想要一個這樣的門板罷了。訪問是在做畫的途中,果然這麼講完「創作理念」後,我就一點也不想畫了。於是這門板就那麼一直未完成,直到現在不知去向。

然後我明白了以後再也不要瞎掰,沒有想要幹嘛就是沒有想要幹嘛,世界已經很囉唆,屬於自己的部分應該過得乾脆些。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7 Wed 2016 03:44
  • 臭。

R0011243.JPGR0011246.JPG

有些事情看來很香,但事實上是臭的。

譬如有些社群網站上的那巧笑倩兮,穿著戴著擦著的無比甜美的精緻妝容下的分享,每一個眼神都香醇濃郁,不過聞到的是銅的臭味。

還譬如有些人老說得滿嘴蜜語,滿臉誠懇的似乎你就是他永遠都要擁有的一切裡的其中那最重要的,但後來發現其實只有口臭的味道。

譬如不完。上面兩件事我都做過,所以舉例。但做過的還真的說不完。

那些原本應該是香的,沒想到最後卻是臭的事,在當下我是那麼的認真,你也是,他也是,誰也是,大家都是,當下那個片刻就是真的,沒騙你,我每次說出口的一切絕對是百分之百的真心。

然後呢?

然後,就是另外一件事了。「然後」一向都是另外一件事,與當下無關。

只有海,看起來是香的,事實上也是。不管你人來,人往,當下或是然後,他都在那。

他順著自己的節奏,兀自平靜或是咆哮,自己心安・理得。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IMG_8382.JPG

這個週末日子過得挺不賴,週五我的新戲《我家的方程式》記者會上,與快要有一年沒見的劇組朋友們見面,好開心,像是約好的聚會,不像在工作,可惜流程好滿,大家來去匆匆,總是這樣的,戲劇圈的朋友們要再聚真的好難,戲一結束大家各自前往下一部戲,時間就又都是下一部戲的了。每次進劇組,我都有種想死的感覺,太不自由了,不管我有多愛表演,多愛那組戲的人。

不自由的感覺真的好可怕。如果有一天我決定不再演戲了,絕對就是因為這個,沒別的了。

週五晚上工作結束後,臨時決定和好友們衝一場當日上映的電影《哭聲》,回到家已經凌晨三點多吧,第二天週六的電台節目都還沒準備好,繼續拼,真躺到床上時天早已經大亮很久,也再沒幾個小時就要起床,但就是開心。

想想,我的人生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這種很臨時的衝動上,像是接著週日的節目也是個衝動,當我發現保卜和昊恩要合作誠品的《六絃上的瘋狂人生》時,我就是逼製作人不管,怎樣就是要訪到他們就對了。其實真是忙到好一陣子根本睡不飽,電臺的節目內容愈簡單愈省我事,偏偏我就週六要請popo來講《自殺突擊隊》的惡棍故事,這是我非常不熟悉的領域,但我想要了解,功課做了大半天。加上週日節目的選歌,搞得我超級焦慮,因為週六晚上我又是個硬要去看黃玠演唱會的任性。

但演唱會真是好看。氛圍是暖的、音樂是熱的、心是思緒紛亂卻又好安靜的。

然後週日終於見到了保卜和昊恩,在聽了他們這麼多年以後,和終於認識黃玠時一樣,除了開心,沒別的時間多想什麼其他更文青的形容。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606994_10154306537441950_3821693356433068387_n.jpg13709880_10154338038681950_4376195517178711878_n.jpg
Harley Quinn                                   The Joker
(本文圖片來自 華納兄弟台灣粉絲俱樂部臉書


前情:1,我不是美漫迷。2,總是熱愛DC的故事卻痛恨電影版的節奏+熱愛MARVEL電影版的節奏卻受夠故事與角色的描寫。
於是:我愛死這次的《自殺突擊隊SUCIDE SQUAD》。

DC系列的人性刻畫對我來說,是勝出的關鍵,他們角色的光彩迷人是來自其掩蓋不住的陰暗醜惡,當愛情至上的Harley Quinn眼神迷離的望著心愛的小丑The Joker,接著不顧一切的讓自己身陷險境之中的那臉上的幸福的笑,你明白她當下的快樂來自享受著被虐的感受,她不是那麼單純的為了心裡所愛的人而活,她同時愛著喜歡被愛人踐踏的自己。小丑從不隱瞞自己的惡,讓她著迷,就像我對DC角色的偏心。

世上的快樂都是一個樣,只有悲傷才讓人獨一無二。然而這個世界到底為什麼從那個最一開始的開始就被良善統治真是個無解的謎,黑暗永遠戰勝不了光亮的說法又是怎麼定義人性中的黑暗與光亮呢?這個世界有太多問題需要釐清,只是沒有誰能給個答案,永遠自圓其說、各自表述。那麼,就跳舞吧,像Harley Quinn,我挑戰你,即便我知道打不過你。

電影很帥,乾淨俐落,每個角色都很帥,豁出去的那種我管你去死。電影裡的每一首歌都讓以上這些帥,更是黑色、更是猖狂。Harley Quinn和The Joker就像是這部電影的表情,Deadshot則是靈魂。握住槍,他就是忍不住扣板機的慾望,他知道這樣會讓愛他的人傷心,但他不知道為什麼你愛我,卻無法愛我的不良。

很多問題這個世界都不會回答你的,你只能得到暢銷書排行榜前十名裡那些答案,如果你並不想趕在幾歲前擁有幾項一定要有的技能,或是幾歲前一定得完成那些得完成的幾件事,你就失敗至極,只能轉身拿起另外那本教你如何擁有被討厭的勇氣,來面對注定要被討厭的剩下的日子。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0011122.JPGR0011123.JPG

獴那天走進錄音間的時候,大家笑得好開心。

「你當初為什麼要選擇當個動畫師?」
「辦公室裡你最討厭誰?」
「如果可以,你希望過什麼樣的生活?」
「你幾歲啦?」「談戀愛嗎?」「什麼星座?」「你還打算出單曲喔?」...

問題好多,幫聽眾問的、幫狐獴大叔策劃者提出的、幫節目熱場故意裝傻的,隨著獴的毛茸茸一身的討喜,比手劃個腳,大家都好樂,熱絡。

狐獴大叔出了本叫做《低調赤裸!狐獴大叔之職場亂鬥》的漫畫,把動畫界的一切陰暗人格與故事用誠實的筆法露出,但卻把寫實的心情藏在各式可愛動物的身軀裡面。辦公室裡,有狐獴、有老鼠、有兔子...然後再以高調的狐獴大叔look,宣傳這個低調的赤裸。

我好愛狐獴大叔,看著他表情固定的臉、設定為樸實溫暖的大手大腳,還有那能融化人心的粗壯諧趣尾巴,我真羨慕他可以堂而皇之的秀出他那身皮毛,就是種「嘿,我就是穿戴著狐獴外衣的傢伙啊。你知道的,但我並不是真正的我喔。」這樣的姿態。與狐獴大叔交流的過程中,你理所當然不斷揣想到底裡頭的那個,是什麼樣子的她或他。

但其實我也只不過是披著人形的我罷了,與外在這look完全無關啊,就像狐獴大叔一樣,我也並不是我喔。我的人形帶著甜笑,替我向這個世界一一說明。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7833.JPG
(電腦選號的排與座位,竟然是我的生日月日,哈。)

因為一個臨時,所以搶了票。說搶,真不誇張,從工作回家的路上,一路用手機查當晚售票狀況,唯一還能買到的票,票價是3000元,剩餘的票券眼看一路下滑即將只剩個位數了。馬上,停好車,馬上,衝到全家,買了票,還買了兩張,因為要逼人陪我去。說陪,也是因為我賭一把值得,我賭一把那個熱愛藝文的朋友會喜歡。

賭一把的前提是,我從來沒看過臉書上藝文圈的朋友們那麼口徑一致地,全推。有些或許不是大推,但每一個,真的每一個,我的藝文朋友們,都說真是要看,演員朋友更是說:「真是羨慕可以演到這樣的戲啊。」。

戲一開演,我就開哭,朋友笑說我就跟手機沒關一樣吵。其實我不是哭點低,而是我很會因為一個好的表演、或好的劇本、好的場景、調度、音樂...等等而感動,就是一種:「天哪,這傢伙幹得真好!」,之類的。所以我要說,這戲,真是演得真好、寫得真好、安排的真好。

我對大戲一向沒感覺,所以即使看過許多戲,但多年來心裡第一名不管怎樣都還是萬芳的《收信快樂》,現在也還是,始終沒出現另外一部齣能讓我放在心裡的,而《我記得……》就這樣也放在心上了(雖然我最想演的還是《收信快樂》)。

「記憶,真是靠不住啊。」是劇中老大一句讓人哭笑不得的感嘆,放在名為《我記得……》的戲中,有些自嘲,但也很故意,因為劇中的人,根本沒人忘記當年的一切。

戲一開始,25年後回到學校的大家,其中她和他一如當年的抬槓,當發現死守學校社運份子的他,竟然記得好多以前的事時,她笑問:「這麼久以前的事情你還記得喔?」,他回答:「不是啊,是它就在那啊。」,這兩句完全打中我。

重要的事情是忘不掉的,會忘掉的事情就不重要。是的,它就在那,那些曾經的一切,就在那。不管你是否假裝忘了,它就是在那。那愛,那人,那地,就是在那。

然後我從來沒有看過那麼安靜的觀眾席,全場屏息,就像是怕毀掉那個完美的表演。真的,我每次看戲的時候,就會發現台灣咳嗽的人還真多,該安靜的時刻就是咳個不停。但這齣戲,沒有。至少我這場是這樣的。大家都在換場的時候,才想起喉嚨不舒服似的咳,開演時,就一切安靜。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0011125.JPG

把相機交給艾莉的時候,照例我每次把這台交給任何人時的提醒:「就別管什麼焦不焦,拍就對了。」。事實證明,果然又是張焦不存在的照片。但我就是愛它那麼不受控,所以當我必須交給誰來拍,任何結果我都是愛的。真實的瞬間,比安排好的一切美麗都要重要。

因為本期誠品講堂有沈鴻元老師的課,立馬安排了訪問,他的課叫做《誠品講堂--密藏電影中的爵士百年風華》。他帶來節目介紹的片單與歌單是:《女人香》、《紐約紐約》、《海上鋼琴師》、《熱天午後慾望地帶》、《菜鳥帕克》、《刺激1995》。不管是歌單或是片單,都完全不是我的菜,我不是爵士人,也不愛經典電影,可是我非常喜歡沈鴻元。是那種會準時收聽他的節目,然後搜尋臉書,上去留言,發現他有回我就會開心尖叫的那種認真喜歡。好多年了,即便我一直沒有變成爵士人。

那天訪完,我也立馬把他在我節目中介紹這些音樂與電影的那瞬間感動拋在腦後,畢竟就不是菜,激動很難延續,但聽他講著電影、講著音樂,我依然陶醉。

有些人,你喜歡他,並不是因為他什麼都跟你想的一樣,有時候反而是因為都不一樣,才特別有意思。

通常我的訪問是不照題綱的,我喜歡專注在當下空氣流動的感覺,隨性,不勉強,不是為了討好誰或是為了讓誰討好,而那個下午的錄音間,因為這個也超自在的傢伙,空氣顯得更為跳躍,突然覺得,這樣的交流其實有點爵士爵士的,於是覺得,有點過癮過癮的。

應該會持續糾纏他,下次逼他講些邊緣電影和邊緣爵士。嗯。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0011026.JPG

整理書稿的時候順便整理了生活圈,才發現身邊完全沒有把日常當實境節目在秀的友人。
                                                                        (人一到就要嗨,從0直達100,毫無中間值)
                                                                        (做任何事都以引起全體人員注意為目的地)
                                                                        (覺得什麼好玩,所有人就必配合不能拒絕)

以上。


不照著腳本走,罪名就會是 掃興或假仙。

想想,當然也不是那麼幸運的就沒遇見這樣的人,應該是我真的看此類人非常不順眼所致。不順眼,就逃,難怪他們不會存在於我的生活。

近日,差不多又得逃,因為身邊出現久違的一枚。每次遠遠見這人向大夥走來,就彷彿聽到耳邊有導演在喊著:「...and...Action!」,腳步一踏進友圈範圍就開始剛剛那些以上,毫無秒差,就像是在錄實境節目,節奏之準常讓我不得不懷疑是不是真的有隱藏式攝影機跟著。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528061_1087152598007841_3762996970026160075_o.jpg

 

有些創作是在你知道它怎麼被完成的之後,會更把敬意往上加一些,電影《樹大招風》便是。

故事背景是改編自真實的犯罪事件,人稱三大賊王的葉繼歡,在電影裡成了葉國歡(任賢齊 飾演),季炳雄成了季正雄(林家棟 飾演),張子強則是電影中的卓子強(陳小春 飾演)。三個不同的人物,由三個不同的導演負責劇本與拍攝,呈現出的形式是三段獨立完成的三十分鐘的短片,剪成了一部九十分鐘的長片,交叉縱錯、一體成型,於是我看到的是,這三個角色的刻畫真是深刻細膩,每一個眼神、語氣、行為,都那麼的明確,毫無猶豫之處,個性強烈又獨特,精彩至極。原來,根本是當成三部自傳在拍。

怎麼完成的,我把搜尋到的比較完整的專訪連結在此:立場新聞訪《樹大招風》三導演

其中季正雄的段落,真讓我難忘。

我雖然從不認為任何形式的罪犯,除了惡之外就毫無其他值得需要被人理解的部分,但我也從來不會因此就一股腦的站在同情的角度,去說那些:「啊,他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這個世界對他不公平。」之類的鬼話。世界本來就不公平,它從來沒說自己是公平的,誰都不能因為自己對世界的誤解,拿來當成傷害別人的理由。這就是「季正雄」的段落讓我很服氣,看得很過癮的地方,因為負責季正雄這號人物的導演/編劇許學文,他除了把這個惡名昭彰的大賊,從小處雕刻,像是,他盡力地讓自己低調,那上衣、牛仔褲、髮型,都是再普通不過的了,他讓季正雄有人味,有掙扎,這掙扎有別於另外兩個罪犯的掙扎,他的掙扎是與別人有關的。他會掙扎於對自己多年好兄弟的感激與嫉妒,也掙扎於是要為了自保,還是保住兄弟得來不易的平靜家庭生活。之外,他並沒有放棄描述季正雄沒來由的冷血狠勁。

季正雄就是殺人不眨眼,那些讓他心煩的、瑣碎的、囉唆的,就像趕蒼蠅,一般人手揮揮就算了,他就是非得讓對方永遠閉嘴。而且一出手,就是死絕,是那種連聲音都發不出的絕。林家棟把季正雄演得好入骨,他光是站在那,你就覺得寒氣逼人。

我對低調的狠角色沒有招架之力,出手前沈默一如日常,出手的瞬間你就是半個字廢屁的時間都沒有,對我來說,在《樹大招風》裡的林家棟就是這樣的狠角色,許學文也是。

三個電影中的罪犯後來的結局放在這個連結,也有比較詳細的編導的描述:明報新聞網《樹大招風》3導演拍3大賊 回望大茶飯年代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l 23 Sat 2016 09:10
  • 選。

選.jpg

人們選著沒有選擇的選項,即使決定不選還是得選擇那個跳過。
喳呼著 嘻嘻鬧鬧 貌似開心的附庸,機器擺著就是一定得玩/電梯在那你就是得搭/殺手出場必須配合尖叫/自拍必得搭配主題搞笑
嘿,你想玩吧,幹嘛不說。
嘿,你就是覺得這樣很可愛吧,少裝了。
嘿,你肯定非常享受吧,這樣很嗨啊哈哈哈哈哈哈。
笑聲迴盪。
笑聲不容許自己單獨存在,它告訴所有人,聽者有份,你必需笑。
這世界不歡迎非誇飾法之表現,要不尖聲躁動歡笑跳耀,要不你就悲傷害怕哭泣,當然你可以選擇不加入,但還是得選擇那個跳過。

但跳過不應該是個選項,他明明就一直在那。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5969.jpg

這是馬欣的書《當代寂寞考》其中的一頁,這篇他寫電影《小王子》,讀了之後我開始把所有感官抓回來,也順便帶回了我的固執。
我那引以為傲的固執,帶著我堅定的踏過了世界上許多誘惑,卻在數位空間裡,被無所不在的瀏覽數字分化。我看著臉書後台那些曲線,鉅細靡遺的分析著我的臉友何時上網、對哪些內容按下了讚、哪些影片看了幾分鐘幾秒,我自以為可以按照著他們的喜好寫出兩情相悅的內容,事實證明,我無法。就像我的專欄,再也不暢快,閱讀者想必不知道問題,只覺得再也無法從我的文字得到滿足吧?
我被數字的魔性誘惑了。
有句話是,不要最大。
而我相信,不在意無敵。
我不再在意了,你繼續魔吧。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電影用筆記.jpg

原本是想在臉書粉絲頁用相簿功能紀錄看過的電影,沒想到相簿突然發瘋,再也不顯示「在xx相簿新增了x張照片」這樣的連結,那就完全失去了我希望大家看到新po文,就可以點進相簿看得動機了。
除了電影這本相簿,我便連其他每一本相簿都停了,不喜歡板面無法被自己控制的感覺,想想,還是回來部落格好,人還是不能偷懶,真要記錄,筆記最保險,之外,部落還還是比臉書有誠意。
就醬吧,今天開始。

網路世界好方便,老是能有新開始。
不過這樣一來,新開始好像就不那麼新開始了。

註,這筆記裡共45部,不包括金穗影展的54部短片。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734139_453732861487463_4238278434935234809_n.jpg
(圖片來自得藝國際

在那個世界裡,單身是不被允許的。他們要在有限的時間內,按照規定,找到伴侶,否則,形同放棄人身,得被變成動物。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可以選擇要變成哪種動物。

雖然這是虛構出的世界,但其實跟現在的社會真沒什麼不同。單身的人總是「被追殺」,似乎找個伴生個孩子才是唯一正途,即便這個選擇單身的人,或許比任何有伴的人都還要更善良或更誠實、更守法,都比不上結婚生子來得重要與「被肯定」,就像電影裡那些被迫要在四十五天內找到伴侶的人,滿滿的無奈,卻逃無可逃。

/導尤格藍西莫(Yorgos Lanthimos)挑戰體制的方式總是冷酷,《非普通教慾CANINE》挑戰教育與原始慾望,《非普通服務ALPS》挑戰療癒與人類的遺忘本能,這回用尋找伴侶的議題,挑戰人類自我的極限:究竟一個人,能多自我呢?

隨著主角大衛(柯林法洛飾演)徘徊在「全然的有伴」(24小時的生活在一起)和「全然的單身」(不可以有任何曖昧情愫)兩種極致的社會中,讓我們思考著我們到底有沒有愛的能力。

找個伴侶真的是自己想要的,還是覺得這才是對的?對或不對是你自已決定的,還是社會告訴你的?如果可以選擇,是不是寧願變成心裡所羨慕的那種動物?如果找伴的意義只剩下傳宗接代,那是不是形同其他動物一樣?

而人類本來就是萬物之一,只是我們自以為高尚,自以為有能力愛。

個人認為,最後的結局,就是每個人對自己的某種心理測驗,你的答案影響的不是電影的走向,而是你自己接下來的人生。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1460816.jpg 

▲艾默貝克在《十日性愛死》中演出激情男男戀。(圖/海鵬提供)

就算你完全不認識本片的主角是大名鼎鼎的俄國電影大師艾森斯坦也沒關係,就算你根本沒興趣到底他當時到墨西哥去拍片的時候發生什麼事情也無所謂,最後,即使你聽都沒聽過導演彼得格林納威,都ok。我要告訴你,以上這些,絕對不會減損半點你看《十日性愛死》的嗨感...

(未完,全文請至我的專欄@et看電影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