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中有幸參與了果陀劇場的二十週年大作【針鋒對決-奧賽羅】的演出。
演的是劇中奧賽羅將軍的太太。
在戲中和金士傑老師分別負責善與惡的代表。

從開排的前兩個月就被找去讀了一下初步修辭過後的劇本,
一直到加演場次2009年一月底結束為止總共是九個月時間。
這當中在劇本修辭與呈現的創作過程我算是一路旁觀到底。

旁觀著這由莎士比亞在幾百年前的大作,
如何被台灣的一群學者與導演和演員們,
一個字一個字的修成了最後演出的樣貌。
我唯一幫得上忙的地方,
就是在戲宣傳期的時候,
盡力的把這齣戲推廣給更多的人知道。
不只是我一個人在宣傳期這樣忙碌著,
整個果陀劇場的大家都拼了命的宣傳。
不管是網路上面EDM的轉寄、
各大書局幾乎貼滿的大海報、
捷運站內如人般高的大看板、
電視、雜誌、報紙、各廣播,
連新聞台的時段以及電視廣告都上了。

宣傳的重點就只有一個:
這是莎士比亞的四大悲劇之一【奧賽羅】的劇本,
經由導演與國內學者和演員金士傑、李立群修辭,
把台詞修成沒看過莎翁劇本的台灣民眾也可看懂的戲。
連宣傳台詞都是:
“【奧賽羅】,一場善與惡的對決。”


就這麼簡單的一個宣傳點,
這樣大肆宣傳了好幾個月,
但我們還是可以在都已經演完十幾個場次之後,
看見部落格上有人毫不留情的瘋狂批評與開罵,
罵得點很巧也只有一個,
都是類似:
“什麼嘛,根本就是莎翁的【奧賽羅】嘛。爛死了,我還以為改成現代劇。”
(我們各文案都寫了【奧賽羅】三個字呢。各廣播都說了【奧賽羅】三個字呢。
連新聞台的廣告都狂播【奧賽羅】三個字呢。連……哎。)

批評的點也很巧的大概都是:
“劇名取得真爛,
主角們根本就沒有針鋒相對啊。害我以為是那種很刺激的對決。”
(孩子,我們的片名根本不是針鋒相對啊。
而且我們不是說了是”善與惡的對決"嗎?)



請問我們開演前是沒說沒做宣傳嗎?
宣傳都作成這樣了難道我們得上你家按門鈴親自對你說一聲?

這還只是最初步的被誤解。
更妙的事情還在後頭呢哈。
就在我們已經開始巡迴演出後的某天,
有人看見部落格上有人大罵:
“搞什麼嘛,看到李立群和金士傑兩個人【針鋒對決】害我以為是相聲表演呢。
原來是莎士比亞的悲劇,爛死了。”

到此,
劇團的大家已經完全看開了。
除了用大笑來面對實在找不出更適當的情緒來表達。

人們很容易陷在一種自以為是的觀點來看事情。
當然人之常情。
但若以這種自以為是公然的批評與謾罵世界,
只會讓知情的人察覺到你的愚蠢無知與可笑。

換做是我,
要花錢花時間去看一齣表演,
之前我一定會至少要稍微知道一下劇情吧。
這難道不是身為一個觀眾應該對自己負的基本責任嗎?
什麼都不做,
最後的結果”跟自己想像的不一樣”,
然後就上網去公開的罵對方”對不起你的想像”?

這樣的事情總是不斷的發生在我的工作領域中。

譬如這次的四段式電影【愛到底】也是如此。
這次的電影我參與的是其中的第四段的編劇。
第四段的導演是黃子佼。
他多年來的固定的工作,
就是在飛碟電台當主持人。
節目除了星期日之外每天都有。
以致於從決定接下電影導演的工作後,
他常常都會在他的電台節目中講到這部電影的相關創作。

再加上電影公司在完成影片拍攝後的大力宣傳。
同樣也是可以上宣傳的地方都上了應該的宣傳。
報紙各版面、雜誌、各通路貼海報、廣播、電視廣告,
更別說是電視的各娛樂節目了以及基本的網路上的宣傳。
宣傳重點也同樣是一個:
“四個導演,四個創作,四段不同的愛情故事。”
好了吧,
電影終於上映了啊,
罵得最多的一點就是:
“什麼嘛,原來是四個故事,根本就是四個短片嘛。爛死了。”

這,
是說我們沒去你家按門鈴親自跟你說一聲又是我們不對的意思。

這個現象其實由來已久。
不知道從哪一個時候開始,
人們已經過著不需要對自己負責的生活。
有一族群的確都在靠著責怪別人來過日子。
凡事,
都是別人的錯。

所以每當有人問我,
為何電影或戲劇評論都寫好的?

第一,
我沒有都寫”好的”,
我只是不用負面批評的字眼。

第二,
真的不喜歡的我連寫都不寫。

不只藝術評論我抱著這樣的態度,
任何事情的公開發表我都是這樣。

除了因為身為創作者的我長期來深受自以為是的評論之擾,
(演員也是創作的一部份。)
我更是不願憑著自身的一些”自以為是”的有料在公開評論後再被知情者嘲笑。

對我來說,
我比較喜歡自己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大過用自以為是的態度去責怪別人。

我很感謝李立群大哥在這類議題上對我的開示(哈),
他說,
身為演員(後來我泛指所有的創作者。),
總是必須忍受被誤解的苦。(沒錯,不能要求全世界的人懂你的創作初衷。)
但是往另一面去想,
別人對你的誇讚何嘗又不是更大的誤解呢?

與各創作人共勉之。

創作者介紹

殺死小甜甜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小尼基
  • "阳春白雪"的品味与"下里巴人"的口味 ( ˉ □ ˉ )

    阿得姐Not to angry了啦,呵呵~搞艺术的创作者嘛,先不论好坏.台下的观众每个人的艺术感不一样,世界观也不一样.所以至于评论嘛褒贬不一这情有可愿.像你说的那些不分清红皂白乱加批判的,自然是无理的.
    所以啊,艺术家之所以是一个纯真的艺术家,他敢于面对外来的压力,坚信自己的艺术意义,说不定未来的未来就是一代"先知".嗯~~说远了.
    我们内地浙江的人喜欢吃清淡的菜,而我在的南方像湖南、四川、重庆,就喜欢一个辣味.像餐馆里搞些什么口味虾啊,口味蛇啊,呵呵,重的是一个口味.像你说的观众认为没什么刺激的表演,那建议他们去看猛龙过江吧.
    先看一下这个介绍,也许观众们理解得更深呀~~~
    “奥赛罗是威尼斯公国一员勇将。他与元老的女儿苔丝狄梦娜相爱。但由于他是黑人,婚事未被允许。两人只好私下成婚。奥赛罗手下有一个阴险的旗官伊阿古,一心想除掉奥赛罗。他先是向元老告密,不料却促成了两人的婚事。他又挑拨奥赛罗与苔丝狄梦娜的感情,说另一名副将凯西奥与苔丝狄梦娜关系不同寻常,并伪造了所谓定情信物等。奥赛罗信以为真,在愤怒中掐死了自己的妻子。当他得知真相后,悔恨之余拔剑自刎,倒在了苔丝狄梦娜身边。”
    兴奋的是,阿得姐在里面扮的是主角呀,哈哈,真想不到。看过你以前的化妆真的蛮利害的,当初一下还没认出,呵呵。
  • 小姐姐
  • 我在台南場看針鋒的喔,一開始我也沒做功課就去看,被劇名綁住,所以一開始也有點困惑,不過,到最後還是被你們精湛的演技給感動了,尤其是阿得喔,加油喔,創作的背後總是要承擔一些耳語,傻傻地往前走,那些耳語自然就會不見囉^^
  • jzone2008
  • 創作本身就是一種實驗、一種遊戲,它有趣的地方就是在於玩些過去不曾被嘗試過的,或將過去曾經有的,變為現代的語言(彙)傳達出去,當然,這樣創作出來的作品,必定有正、負兩極端的評價。其實,創作者不需要太受負面評價的影響而去改變創作的初衷…^^
    支持你們~~
  • t0970100159
  • 每個人想法不同
    所以...妳不要太在意他們啦~
    加油嘿~
    我支持妳~
  • sharonli
  • 昨天去唱片行買了"愛到底"的DVD,看到第四部影片,【第六號瀏海】,我覺得不錯看,又好笑,其中最不喜歡是演出的方式啦,因為詮釋沒有人愛我,那段比較不想看,真的演的好誇張....

    劇情部份喜歡亮哥表演、郭靜那段台詞還有結尾的真命天子,倒帶後才發現是"王子"的那一幕最好笑!

    最前面舞台劇部份算是舖陳介紹吧?才會有後面的劇情發展,剛開始還沒有發現那是蘇有朋,直到鏡頭拉近才發現是他..

    缺點是演員太多(其實可以刪掉一些人),因為每個人戲份又少,可是劇名又定在要遇到第六個人才會出現女主角的真命天子,所以我覺得演員不需要那麼多會比較好,個人小小意見,可能不關編劇部份囉....所以我覺得還是不錯看的,希望阿得可以朝著妳的目標邁進,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