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園愛玉的回憶.jpg
我可以不去理會那海岸隨浪帶來的回憶
但當這碗甜湯在飯後端上我便無法不理
那個夏天秋天冬天或是春天的我們你們
大家在這裡那裡到處吃飯喝酒聊天拜把
後來大概如駿所說
反正就是用完了吧
那類似緣份的東西

那些他總是默默先行離大夥而去的夜晚他總如是說
但會用完就是會用完的呀即使如他這般省著分期用
不如一次用盡也求個痛快淋漓或是也賭個勇氣十足

那個晚上才青春年少的她對著這碗甜湯認真的說著愛玉的由來
莫名其妙的在河裡撈愛玉的故事讓大家笑翻了
飯後在浪前我害怕黑夜的浪但她繼續認真說著
『真的啦,我真的沒有亂說,愛玉真的是河裡撈起來的啦!』
笑翻了笑翻了讓我忘記浪的黑

誰管愛玉怎來的
只管大夥怎散的

前陣子我在東區餐廳遇見從西藏回國待產的她
她桌數人有人伴侶已經換上陌生臉孔
我桌數人已經是他們不認識的新朋友
興奮相逢.淡然離去
駿說的,就是用完了吧
那些個類似緣份的東西
但這份情依然是放在心上永遠不會變的
這次的巧遇相逢使我更是這樣的確信著

如今我總算明白駿所謂省著用的泰然處之

前幾天當這碗甜湯端上
同樣的餐廳同樣的海岸
而我這群新的朋友也同樣對這碗甜湯討論起來
在這群老饕面前我發現
這碗根本不是愛玉
其實它是.石花凍

 

 

ps,

為防止有人又亂幫我解釋,

於是此篇不開放回應抱歉。

創作者介紹

殺死小甜甜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