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jpg 圖片來自.自由時報

好久沒更新!

其實心裡每天都很掛寄著我的Blog哩~譬如,好多電影該寫沒寫,尤其是金穗獎入圍影片的評論,台北的入圍影展都結束了…我會趕在巡迴場次開始前努力交出作業滴!

因為最近真的有點爆炸忙,不過忙得非常非常開心。因為遇見的一切都是很有趣以及很可愛的人事物,過程有不爽有體諒有恍然有進步,一切會慢慢上來分享。

忙碌的其中一件事情,就是我參與的新的舞台劇【預言】。這是高雄的傳奇劇團台灣戲劇表演家十年大戲。也是他們第一次與台北的演員與技術老師們合作的戲。03/19/2010()在高雄首演,高雄朋友的熱情與投入讓我們真的太感動了!這次在高雄與在地的朋友一起工作,親身見證到高雄政府對於藝術文化的支持,這真的不是官話,真的太讓我吃驚!我終於明白為何我那麼多圈內的朋友到了高雄作戲、做電影、或是做藝術的表演工作,都那麼感謝高雄的政府!

細節稍後再述,比起台北的。。。哈哈,點滴在心裡啊大家。

【預言】即將在03/27(六)19:30,與03/28(日)14:30,於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台北場是全省巡迴的首站,希望台北的朋友一起來看這齣讓我們好感動的好戲。

以下,是我在台灣戲劇表演家網站的文章,想進入網站玩耍的朋友,直接點就可以連結了喲~

 

我的【預言】/蔡燦得

接演【預言】所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本身就十分的【預言】。

首先,在我之前所接演的舞台劇中,我幾乎都是全場最的那個角色。譬如表演工作坊【十三角關係】裡的女兒,她不但大部分的台詞都是一大段一大段的獨白之外,還整齣戲幾乎都得待在台上,看著家人們的相處。另外一齣【暗戀桃花源】我飾演的是尋找劉子驥的女子。她更是每隔個幾分鐘就得出場找人,找完了還不能下台,得留在場上看著別的角色發生他們的故事。

果陀劇場的【淡水小鎮】,我演的艾茉莉要從十二歲演到死去變成幽靈,還要在三分鐘之內,在側台把學生制服快換成結婚禮服之後,再跑到舞台正對面,劇場中央觀眾席的入口,演婚禮進場戲。後來他們的【開錯門中門】,我演一個被追殺的妓女,逃跑的時候不小心穿越了時空,更是幾乎每一分鐘都在台上!還得穿著高跟鞋一直被追、一直被打,還要一直尖叫…果陀劇場二十年大戲,改編自莎士比亞【奧賽羅】的【針鋒對決】,我飾演李立群的老婆,和金士傑飾演的假忠臣三方得不斷針鋒對決著,跟這兩位大師對戲,還要講著文縐縐的台詞,壓力真是大到讓我難得的失眠好一陣子!

後來我看別人的戲,看到有女主角可以輕輕鬆鬆隨便出來演個幾場的那種,我就好羨慕。所以每當有人問我:『妳最想要挑戰什麼樣的角色呢?』,我的回答通常都是:『只出現一下下,卻是非常重要的關鍵角色的那種!』

很多人以為我在開玩笑,但其實我是說真的。

而這次接到邀約,聽經紀人說:『妳的角色戲不多,但是卻非常重要。』的時候,我也以為這是個玩笑。

因為以我的劇場經驗來說,通常會想要找所謂“藝人來演出的戲,非得是把他們用到最淋漓盡致不可,哪有可能會輕易就放過的?

所以當我拿到劇本,我就率先翻找有我出現的場次。

真的很少!

『怎麼可能有這種好事!?』懷著訝異的心情,我開始看我的場次的內容。才看完我的場次,我就馬上回覆我的經紀人答應接演.。不是因為出場次數終於如我所願,而是我已經被感動到淚流滿面。

一場,就看了我的那一場戲而已。

這是我第一次只看了自己的的部份就決定演出的劇本。因為我相信就算只有這場戲我喜歡,也值得了。

然後我才從劇本的第一個字開始閱讀【預言】。然後我腦袋中就不斷浮現出阿莫多瓦這個名字。

阿莫多瓦是一個非常狠心的編導,他的電影作品不管是描寫親情、愛情、或是友情,總是會擁有著浪漫又溫暖的包裝,當人們滿心期待的拆開包裝的時候,才會發現裡頭被包裹著的根本不是一個禮物。

而是一個會不斷刺中心臟的利器。

刺得人眼淚鼻涕直流,但又捨不得離開。

他描繪的情感,總是帶著些許希區考克的驚悚。是某種怎麼逃都逃不了的、罪惡感般的窒息。

編導李宗熹的作品也讓我有同樣的感受。排練【預言】的過程,他處理感情的細膩讓我驚訝。一場前妻講述著以前教授離家時的回憶,她摸著狗狗小黃的肚子唱著歌,明明小黃是一個那麼搞笑的警察用搞笑的方式演著,但是坐在一旁看排得我已經哭到不能自己。而這只是初排第二次而已。

我飾演的王曉君和劇中父親關係其實與我自己與父親的關係很類似。我爸爸也是從來不會陪伴小孩的那種父親。與劇中不同的是,我與爸爸的疏離是因為他的嚴肅與高階軍官的臭脾氣,所以我不至於會對我的爸爸有像王曉君那麼重的恨意,但是我很能夠理解那種父女間無話可說的感受與氛圍。就如劇中的王曉君,她與爸爸絕對不是死都不願見面的那種,雖然她嘴裡說她不認為自己有父親。不然她不會在四月一日那天還會打電話給爸爸。

就是這種偶然的想念,提起了勇氣打電話,結果對方也一時之間沒有話好說,便只有落得又一個負氣掛電話的下場。

心裡的許多話,也只有面對已經失去記憶的父親才說得出口,這是我對王曉君與爸爸在學校相見的那場的解讀與詮釋。

但,是的,現在也只是初排而已。我不知道在交出這篇文章的一個月後正式公演時,我的王曉君會在李宗熹的調味後變成什麼樣子,我甚至不敢保證每一個場次的觀眾看到的會是同一個狀態下的王曉君,這是我跟李宗熹工作以來的經驗,他每一次都會給我令人訝異的驚喜。

所以這次的【預言】其實從工作的一開始就一直以很【預言】的方式進行著。

我非常期待最終的結局。戲裡,與戲外的。

 

套句劇中的台詞:而這其中最大的獲利人是誰呢?

 

我想會是那些看/演完戲後,有家可回的你與我。

創作者介紹

殺死小甜甜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timmy1424
  • 上星期五看了預言的首演場,
    結束後感動無法忘懷,
    很喜歡這齣預言,
    請繼續加油喔 =)

    接下來的演出一定也可以滿座的!!!
  • ivybobo
  • 高雄人是很熱情的唷!

    by住在蘇州的高雄台媽ivy
  • boa1158
  • 好感動的感覺
  • 格爾契
  • 喔~我脅迫...啊不是...邀請了爸拔瑪媽跟三五同學要看預言哩~~~

    期待五月一號的嘉義場!!
    加油呦~
    \[>ㅈ<]/
  • 哇!
    謝謝你的脅迫。。。
    ㄎㄎㄎ~
    我們會加油滴!!!!!!!!!!!!!!!!!

    阿得 於 2010/04/20 00:0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