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re-turn.jpg  

圖說:忍不住的我把劇中出現的歌詞寫上了~ << Absolutely zero>> / Jason Mraz

如果再來一次,你的選擇會一樣嗎?

『我不回答假設性的問題。』她說。剛好我也是這麼想。

背景在英國倫敦的大開場,可愛又溫柔的男主角與天真浪漫的女主角甜蜜的訂下終身誓約,一切好完美,應該是個戲的Happy ending才對吧?

而那個從家鄉寄來的門把,才正要開啓本戲的門。

同時也開啓著每一個觀者心裡的那個門,如果願意承認有那門的話。

舞台上的角色,有人後悔當年的匆匆離開、有人後悔生命竟如此即將終結、有人後悔不能面對自己性向、有人後悔其實忘不了最愛,但卻給了別人同樣的承諾、也有人後悔當年那個衝動的告白。

這麼多的後悔,他們並沒有在舞台上用台詞說,相反的,他們每一個人看起來都過得挺好。但是隨著一個可以讓人“回到最遺憾的當下“的門把,我們才看見了他們的遺憾。甚至身為當事人的他們,也才知道了原來自己一直為這某個“曾經”遺憾著,這樣的遺憾,改變了他們之後每一個選擇,然後影響著他們往後的人生,直到了最後我們所見的這個模樣。

“生命中的缺憾,會引領我們到該去的地方”,這是劇中那個神祕門把的使用方法。只要握著它,根本不用作任何決定就可以回到當事人可能都無法意識到的那“最遺憾的當下”。

回到了那個當下,然後呢?

可以再來一次了,我們的選擇會一樣嗎?

『我不回答假設性的問題。』她說。而我也是這麼想。

『你有勇氣看見你所未見、改變你所未做、承受你所未知嗎?』,劇中的角色被問傻了。燈暗時,舞台上傳來了我好愛的 Jason Mraz的<< Absolutely zero>>。這是本劇給我的其中兩個驚喜,而這兩者是這麼的打在人心上,想避都避不了。

編導蔡柏璋的拼貼功力的確是極優的,比起許多類似的“多線式敘述法+時光轉移敘述法”的小品來說,他很是能把兩者揉捏到一種幾乎令人無感的境界。每一個拼接處都無痕似的,觸摸/Touch起來很是舒適。

 

如果再來一次,你的選擇會一樣嗎?

『我不回答假設性的問題。』她回答。

『當如果不再是如果呢?』她繼續逼問著。

雖然這依然是一個用如果開頭的假設性問題,但畢竟這門把是不需我們用理智來回答的。它將會自動把你帶往那個“最遺憾的當下”,逼著你去看見這個你所未見的缺憾、讓你選擇這次是否要改變你所未做、並且你得承受這一切你原本的未知。

而你有這樣的勇氣嗎?

 

 

演出訊息請洽官方網站 http://blog.eslite.com/theatr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得 的頭像
阿得

殺死小甜甜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