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開心可以主持「第三十七屆金穗獎入圍名單公佈記者會」。

台灣很多電影的獎項,大大小小,我對金穗獎特別有感情,所以只要有需要我的地方,一定盡力參與。

IMG_1198  

先謝謝我的愛牌STEPHANEDOUCHANGLEEYUGIN再次讓我安心的美美出現。

 

然後,照慣例,會請評審導演們上台解說一下評審過程與標準。

今年來到現場的,有鄭文堂導演、林正盛導演、李天爵導演、施立導演。

大家輪流都講完了之後,「實驗電影類」請到美術大師 李天爵導演說明。結果他緊張到拿了小抄上台,翻了一頁又一頁,還是沒唸完的樣子。見他講得很迂迴,我忍不住逼他直接用白話文解釋。

他一直笑,最後吐出兩個字:『自溺。』。

這是他講解「到底哪一種作品會讓評審們比較害怕,希望大家可以避免」的答案。

自溺。

他一說完,我忍不住抱怨:『你們這些導演是要逼死創作者嗎?剛剛劇情類說不可以太自溺,後來紀錄片類也不行、動畫類也不行,現在連實驗片都不行喔?』。

的確,剛剛負責講解不同類型的導演,都說了很怕自溺型的作品。

我明知故問,開個玩笑,因為,我以前當過評審,完全知道「短時間內看大量自溺類型的作品」的感覺有多恐怖。

第一個找我當評審的電影獎項,就是「金穗獎」。雖然我並不是正式的評審,而是「部落客達人」,但,我還是覺得意義重大,是一種被肯定的感覺,也從那個時候開始,真正有人會把我對電影的看法當成一回事。

評審得在短短的有限時間內,看完所有的作品,有的時候數量會超越百部(依每一種獎的不同而不同,這裡是抓個平均值)。

 

我自己的經驗是,當接連看了幾部相當自溺的作品後,人就會變得非常痛苦,甚至看著看著還會反胃。

然而我相信,那些被認為太自溺的導演,感覺肯定與我所說的完全相反。

所以,到底要怎麼樣才能避免拍出太自溺的作品呢?因為他本人看一點都不覺得自己的作品哪裡噁心呀!

 

如果,我們可以多多關心一下這個世界上,別的生命究竟在發生著些什麼事,或許,就能夠明白到底什麼是「自溺」了吧?

或許,那就是種「臉書上不再只有抒發主觀抱怨文動態」的感覺。

或許,那就是種,說話的時候不再用「我真不懂,...」做為開頭語的感覺。

要不,就是那種耐著性子把人家的字都看完,然後思考之後,再留言回覆的之類的感覺。

之類,之類的。

嗯,除此之外,看見好久不見的演員朋友,還在為了台灣的短片努力,真是佩服他的熱情。

10941836_883162818372599_416102868918130599_n  

吳宏修,這次有兩部他演出的作品入圍哩,厲害。

 

金穗影展即將在03/20~29從台北的光點華山電影館開始,之後就巡迴了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殺死小甜甜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