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026796.jpg 

圖中這個傢伙,是我們這齣戲《我家的方程式》的導演黃克義。會這麼稱呼他,ㄧ 方面是因為殺青了才敢這麼叫,傢伙。另一方面,是真的對他又愛又恨。

他算是我合作過最給演員自由的導演,每場戲正式開拍前,會跟著攝影師和同場所有演員,一起把戲從頭「玩」一遍。因為我們算是輕喜劇(吧?),很多安排在看劇本的時候我就已經笑翻,真要拍的時候搭上他的風格,很四格漫畫思維,真的是很好玩。

以上,是很感謝他的部分,我真的演得很過癮,也愛死了我演的「姜淑媛」(此角應該可以算進我所演過的角色中,最愛的前三名,這倒是要感謝編劇娘娘這麼會寫。)

以下,是我比較恨的部分,就是,他實在太多變啦!

這張照片是明明我們已經全部都拍完,正式殺青了,在多倫多的街上準備打道回飯店,他突然又拿出攝影機不知道在拍啥。由於多倫多交警其實管得蠻嚴,所以當他打開車窗,把頭探出去拍攝市中心街景的時候,開車載我們的大哥簡直嚇壞了。

但我已經完全適應,完全用「啊,隨便他啦」的心態平靜處之。

不過在開拍初期我是完全無法適應的。

我雖然並非凡事都要做好計劃的那種人,但我卻是「講好,就是講好」的人。

你跟我說好要拍第五場,那就是要拍第五場,不可以我到了現場你才跟我說:「啊,我們現在要改拍第十場,抱歉。」,因為我得要準備的,我要背台詞、我要先有心情上的準備等等。這樣的態度是我對待所有工作的態度:講好就是講好,因為我需要時間準備。

結果幾乎是從開拍的第一天,這個劇組就不斷的上演著千變萬化的戲碼。而導演總是能順著當下的場景、氣候、演員狀態等等的不可逆的因素,隨即調整做法。

其實是很強的,這樣的應變能力,只是我快抓狂了。

每當這時候,我就會一直想著開拍前,我和所飾演的那位「本尊」見面時,她告訴我的話:「或許岔出去的那條路,才是正確的路。」

我飾演的姜淑媛,是一個醫院裡,綜合實驗室的Leader,從小就愛實驗,喜歡科學,凡事計畫完備,但是她的人生卻沒有照著她的計畫走。

我當時問她:「面對這些改變,你都不會生氣或沮喪嗎?」

她笑瞇瞇的跟我說:「就像做實驗啊,結果超出預期,是很正常的事情。而往往這看來是岔出去的路,才是正確的結果。」

這話實在對我太受用了。

生命裡不乏超出預期,或是「明明跟我說好了,怎麼又變卦」的事。發生了,就是發生了,經驗告訴我,每當這種時候,就算你氣死也沒用,因為,就是發生了。

但到底如何可以不生氣?不沮喪?不去找說話不算話的人爭個對錯?

姜淑媛老師說的這理論「往往這看來是岔出去的路,才是正確的結果。」真的很有大智慧。

你的人生現在是走在計畫中的路,還是岔出去的路呢?

這幾個月的拍戲人生,不斷地跑出對我來說是「岔出去」的事,但我卻從這當中,讓自己漸漸改變。

現在回想,我真的覺得很感恩。

戲拍完了,我得到的不只是美好的回憶,我好像又比以前更有勇氣了。

創作者介紹

殺死小甜甜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