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得的未完成的畫

《搖滾青春戀習曲Sing Street》 裡,少年Conor在經歷了自己組團創作的過程後,某天再次遇見老是霸凌他的男孩堵在教室門口想要重施故技給他難看時,他直直地向對方走去,然後對他說:「你的力氣只能阻止事情的發生,卻不能創造任何事,但是我可以。」。

聽見這話,習慣用蠻力消滅讓自己不開心的事情發生的男孩愣住了,已經備戰好的肌肉依然緊繃,卻不知道該把拳頭揮向何處。

編導約翰卡尼 John Carney絕對不是個拿無可救藥的樂觀來賣錢的傢伙,他直視現實,就像Conor直視揮向他的拳頭,所以他那麼討人喜歡。於是,少年繼續把自己丟進創作中,好暫且離開必須面對的那些哀傷,而我相信他已經發現,雖然這屬於他的力氣可以創造開心的事,但是卻無法阻止任何不開心的事繼續發生。

最近的日子讓我老是想起關於創作,應該是因為在整理書稿的關係。文字、圖畫、照片是我隨時都在發生著的慣性紀錄,沒有為了要給誰看,也沒有想要交流的意思,但我的確常常想起曾經我搬著油畫作品們前往村上隆Geisai展場準備佈展時,在車上那對累得半死的自己的咒罵。我說,我再也不要弄這些有的沒的,我又不是想要當藝術家,幹嘛啦。

對我來說所有的事物都是因為沒有想要幹嘛才能存在的。

Conor知道他的創作並不能改變任何事,但他就是一直寫,停下來就會死掉的那種。

整理檔案的時候,發現了當時為了好友眼球先生的一個什麼活動而畫的門板,圖中我抱著隻大蟑螂。記者訪問的時候我隨便掰了個原因,類似要擁抱心中恐懼之類的這些,但其實我一開始根本沒有想要幹嘛,純粹就只是很想要一個這樣的門板罷了。訪問是在做畫的途中,果然這麼講完「創作理念」後,我就一點也不想畫了。於是這門板就那麼一直未完成,直到現在不知去向。

然後我明白了以後再也不要瞎掰,沒有想要幹嘛就是沒有想要幹嘛,世界已經很囉唆,屬於自己的部分應該過得乾脆些。

 

 

創作者介紹

殺死小甜甜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