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jpg

你說,相機鏡頭沒開。

我說,當然是有開啊,不然我是在拍屁啊。

常常是這樣,似乎誰都習慣用自己的角度在解讀他人,其實很多時候話說出口前仔細觀察一下,冷靜一下,思考一下,就會知道自己原本想要脫口而出的那些離事實有多遠。

你說可以不用那麼嗆,但我說那就說話前多想想,沒人必須為了你那衝動的自以為是而背負著荒謬的誤解,然後還得裝出笑臉安撫你。

以上,純粹假想,事實上那些的我說,我根本不會說,我都馬是裝出笑臉的那個。

再來,根本沒那人,也沒那對話,那些只不過是某種我表達理念的其中一個寫法。

寫東西的人很常遇到的困擾,就是全世界都以為看到的每一個字都是作者本身正在經歷的。但我說,當然是不可能啊,那大家出日記就好了啊。

是的,我依然沒那樣說,我把話放在心裡,當被這樣以為的時候,我就在心裡這樣想一遍。

最近在整理書稿,因為欠著的書終於是不能再這麼欠下去。我遇到了很合痛的編輯,找到了彼此都很舒服的方式開始工作著,於是我決定把說廢話寫廢字的力氣,都拿來為書稿做準備。然而就又遇到了最初在無名小站遇到的事。

每當我po出一些什麼稍微憂傷的,就會被全世界以為我失戀了、悲觀了、人生要毀滅了。

你說,那是人家關心你。

我說,真正的關心是觀察與記憶,而不是脫口而出的這些自以為的糾正與勸導。

對,我沒真正這麼說,但我真正這麼想。

其實重要的是這些寫出去的字,是你因為這些文字和照片感受到的感覺,而不是老想著作者到底你怎麼了。

這就是我要說,也這麼想的事。

現今的媒體報導方式,讓全民熱衷猜測當事人的私事,媒體不單純描寫事件本身,全都在猜測當事人現在是緊張?嫉妒?過嗨?無聊?或是,其他。但你是他嗎?你真的知道他是為什麼做出這些事、說出這些話?

我討厭被亂猜,所以我也不猜。只有當事人才會知道真相,而那是最不關我們事的事。

創作者介紹

殺死小甜甜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