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011578.JPG

今夜好涼,舒服到不想回家。

找了一堆理由,到處亂逛。要買這要買那,還有什麼要買?東走西走,來來回回,還遇見了搬來好幾年終於能像彼此開玩笑所說的那樣,「能在家附近遇見」的對街鄰居藍迪。「到時候我們就能在屋頂向彼此打招呼了。」知道即將變成鄰居的時候我們這麼開心著,結果每次遇見卻都是在離家遠得要死的工作場合,屋頂之約從沒成真。

好多以為簡單的不得了的事情,它就是會好難發生。反之亦然。多麼難得到的,卻在一個瞬間就能美夢成真。總是這樣的。

那,到底還有什麼要買?

我想,如果我有養狗,那就好了。我可以牽著牠,到處走,一直走一直走。

最後走進便利商店,想說買冰塊回去配白酒,結果卻買了曠世奇派。終於只好回家的時候,又在必經的咖啡店磨了一包耶加雪夫一包花神帶回。

「啊,好香。」聞著剛磨好的咖啡,忍不住讚嘆,但明明原本今晚想要喝到醉醉的。我計劃要醉醉的看《再見柏林》,它超適合醉醉的看,是種享受。

回家,進了門,發現想像中的狗好險只是想像。拿出開瓶器,開了那個誰送的白酒,好香的咖啡順手放在流理台現在沒有空理它。

Apple Tv租的《蚱蜢》還有20小時可看,我卻又點選了《三心一意》。秋天讓人意亂神迷,我知道這四個字不是這樣組,但我就是想要這樣用。

吃著曠世奇派的時候,我把《再見柏林》拿來墊盤子。我喜歡把書看到很爛的樣子,雖然我常常因此又會再買一本。

我要趁著還想看片的時候趕快結束這一篇,否則今晚就沒有一件事情是在計劃內的了。

想像中的狗,如果現在能把下巴放在我的腿上,再用無辜的眼睛瞅著我好像也不錯。哎,算了,Shadow我真的最愛你,永遠不會有二心。

 

 

 

 

 

 

創作者介紹

殺死小甜甜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