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64758_10210358995482063_1723161965121738058_n.jpg

我的毛病之一,就是無法讓熟人到工作現場來看我表演。毛病之二,就是當我說不要,就是真的不要。

曾經說了我不讓探班,但當時的男友沒當真,硬是偷偷打聽了我拍戲的地點,想來個驚喜,我的毛病之三,就是若你要給我驚喜,我就給你驚嚇當作回禮。

哎,我毛病還真不少,短短沒幾行,就透露了三個。

總之,當天他一來,我就全程擺臭臉,從此他終於明白,我這人講話是沒在客套的。

再一個曾經,是以前的某經紀人,我都說了不要在工作的時候給我弄什麼生日驚喜,(咦,默默來到我的毛病之四了),然後他就是硬要和當時合作的某單位,來個真開會,假吵架,再推出生日蛋糕祝我生日快樂這種哏。當下配合著許了願、吹了蠟燭,但同上,我拿出超冷靜的毫無表情臉,當做給他的驚嚇回禮。從此他終於明白,這世界還是有人說的「不要」,是真的「不要」。

9月16號晚上七點半,我在新光劇場演出台北第三場的舞台劇《白日夢騎士》。

從知道我14號就是首演之後,我親愛的黑武士群組中,那親愛的小八和三毛,就說要揪眾好友來看戲。當下我急忙把以上種種討厭的毛病們跟他們用非常認真的態度說了一遍,最後還使出「真詛咒,假祝福」這招,說:「你們如果不來,就祝你們有女友的幸福快樂白頭偕老早生貴子,沒男友的立馬找到好男人」。

後來反正就中秋節,大家就開始準備要在好友林呂家烤肉過節的事,颱風突然來了兩個,眾友把心思都放在到底是要維持烤肉?還是改到室內煮火鍋?到底是要約早一點,還是晚一點?到底誰要買什麼?酒要誰帶?甜點呢?

嗯,很好,黑武士再也沒人討論我的演出了。

9月15號晚上七點半演出前,他們已經聚在一起過美好的中秋烤肉趴。我在群組裡看見他們上傳的一張張快樂合照,雖然早知道今晚無法參與,但還是有點痛恨為何台北沒達放颱風假的標準,這樣我們會停演,我就可以加入了。但想也就只是想,誰也不希望真的停演,對劇團來說損失太大,對已經買票的觀眾更是不好意思。

9月16號晚上七點半,我在新光劇場演出台北第三場的舞台劇《白日夢騎士》。

這天我一早九點就到飛碟電台主持《好男好女週五旗艦版》,烤肉趴開心玩樂的嗨了一整晚,大家是都還在狂睡吧?黑武士的聊天室裡冷冷清清。下午,我進劇場準備晚上的演出,黑武士們才開始有些零落的聊天,而這當中除了楊達敬問了我一下是不是今晚還要演出,以及小八的一句:「成功!」的加油外,再也沒有人對我今晚的工作有任何回應。

好啊好啊,冷漠鬼。我這樣想了大概三次。

故事工廠的大家只要一開始演出,就會非常專注,不聊天、不嬉鬧、不玩手機。我也加入了專注的行列,把冷漠的黑武士暫且放在一旁。

戲演完,劇團跟我說有人要到後台來找我,我想半天,唯一可能的就是今天送我花的大錢他們,我邊梳開我的戲頭,邊走到出入口,門一打開,就看到這幾個傢伙站在那。

然後我就哭了。

直到我們各自解散,到了停車場要開車回家時,我都還在哭。

後來看手機才知道黑武士中有人已經到了高雄過連假,有人還在上班跑宣傳,有人在拍戲,不能來的大家就幫忙能來的保密,然後這幾個傢伙早在看完戲的時候就傳簡訊來問我後台要怎麼去。

我不是應該會生氣的嗎,我這人的毛病不就是:說不要就不要、無法被熟人看自己表演、討厭驚喜?但這次我完全沒有火大,一丁點都沒有。

大概是最近實在哭太多了吧?

九月初開始果陀劇場在上海的《淡水小鎮》,一回台北的當天就去了大任哥的追思會,第二天就加入故事工廠的《白日夢騎士》。彩排+演出+技排+總彩排,接著一場場的演出,兩齣戲我都有大量的哭戲,雖然表達的形式大不相同,但是身為演員,投入情感的方式是一樣的。我沒上過任何表演課,不知道該如何運用技巧掉淚,每次演到哭戲就是來真的,完全無法假裝,偏偏我又是個討厭感覺悲傷的人,最討厭那些動不動就哭的一切,所以這段時間對我來說,簡直每天都是低氣壓。

那到底看見親愛的黑武士中那親愛的達、8和毛,我又是在哭個屁?

我不是心靈勵志掛,懶得分析自己,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但接連演出的這兩齣戲都是在講人生裡的情感。友情、親情、愛情,講失去,以及擁有。《淡水小鎮》我都演了十年,《白日夢騎士》雖然是接替吳怡霈的演出,但也已經加入了好幾個月,舞台劇迷人的地方,就是它逼你同一個文本要重複說個上好幾百次。

當一句話重複又重複,當一個情節來過又來過,當一個劇作家想要說的東西經過一再而再的反覆表達,你會在很多個突然的當下,突然的理解各種當時上天要你明白的事。

而我,在9月16號的晚上,終於明白了擁有比失去更值得讓人掉淚。至少,對現在的我來說,是這麼覺得的。

黑武士,我很愛你們。就算你們來了,我還是祝你們愛情順利一生幸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殺死小甜甜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