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619.JPG IMG_0620.JPG

 

誒,我說啊,路跑原來那麼嗨。

今天,想說,都要離開澎湖了,雖然不是個觀光景點人,但想想,今天時間也空空的,沒戲,不用出班,既然來也都來了,那就還是去那些旅遊指南中所介紹的,那些該去瞧瞧的地方瞧瞧好了。

包了台計程車,開車大姊人很好,不多話,該介紹的也還是介紹,13:00出發,不搭船的行程,16:30就已經到達我的極限了。我坐在隘門沙灘旁,看著海,想著,這大姊一定很挫敗吧?她剛剛把車停在大菓葉柱狀玄武岩前時,我就坐在車上望向窗外,眼睛根本不知道該看哪。「可以下去拍拍照啊。」她說,「你是說拍那片石嗎?」我得再確認一下。她肯定覺得我蠢斃了,連這麼知名的石都不知道。

我不是不知道,但我就不是觀光景點人,全世界任何去過的觀光景點,我都是一樣的心情,就屬於那種「既然來了,就看看吧」這樣。連當時到了日本富士山,我也一樣的感覺,加拿大的大瀑布也是。

傍晚,回飯店的路上,問了大姊哪有小攤子的小食可以帶回飯店吃吃,她帶我去了家在馬公的香腸攤,那除了香腸,還有關東煮、糯米腸,我挑了一些,與闆娘聊得愉快,她差點不收我錢,上了車我問大姊,才知道這家叫做阿豹。今天應該就把我丟在城市裡讓我隨便亂晃亂聊的,我這樣想。

吃完東西,換上跑鞋,今天路跑我直接殺到對面的國小,不再在其他路上花時間。我想要在這遊蕩久一些,真是喜歡這個學校的風,和在裡面運動的人們,人不多,有些是一家大小一起散步,也有學舞的婦女們,就跟其他城市裡,晚上到學校運動的民眾們會做的事情都一樣,但很奇怪,這裡有種特別的寧靜感。

練舞的音樂也是放著的、打球的人也是叫囂著的、繞著操場散步的人也是互相聊天著的,還有人帶著的手機音樂是用擴音播放出來的,但就是不顯吵,或許是風把寧靜吹來了。

今天週末,多了好幾隻狗,運動的人們帶來的,狗兒互相吠叫、打打鬧鬧,主人們也在旁用聲音斥喝著,但寧靜還是寧靜著。

今天我不再用耳機聽音樂,我是為了聽這些寧靜而來的。突然,學校三分之二的光源熄滅,整個學校變得比前幾天都暗。我嚇了一跳,以為是開放的時間到了,就在這個時候,有幾束移動的光,從教室區塊裡飄了出來,伴隨著孩子們嘰嘰喳喳的講話聲。仔細看會發現,那是一個大人,帶著幾個小孩,共用著四束光,不知道在做什麼探索。整個晚上,他們就在校園裡走來走去,四束光成了非常好看的景色。

某一個瞬間抬頭,看見了滿天的星,我放下跑步這件事,躺在操場邊的高台,一直看著星星。

旅行就該這樣,雖然此趟我是來工作。而生活裡隨時都可以這樣旅行,我好像有點開始理解路跑的意義。

創作者介紹

殺死小甜甜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