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0011125.JPG

把相機交給艾莉的時候,照例我每次把這台交給任何人時的提醒:「就別管什麼焦不焦,拍就對了。」。事實證明,果然又是張焦不存在的照片。但我就是愛它那麼不受控,所以當我必須交給誰來拍,任何結果我都是愛的。真實的瞬間,比安排好的一切美麗都要重要。

因為本期誠品講堂有沈鴻元老師的課,立馬安排了訪問,他的課叫做《誠品講堂--密藏電影中的爵士百年風華》。他帶來節目介紹的片單與歌單是:《女人香》、《紐約紐約》、《海上鋼琴師》、《熱天午後慾望地帶》、《菜鳥帕克》、《刺激1995》。不管是歌單或是片單,都完全不是我的菜,我不是爵士人,也不愛經典電影,可是我非常喜歡沈鴻元。是那種會準時收聽他的節目,然後搜尋臉書,上去留言,發現他有回我就會開心尖叫的那種認真喜歡。好多年了,即便我一直沒有變成爵士人。

那天訪完,我也立馬把他在我節目中介紹這些音樂與電影的那瞬間感動拋在腦後,畢竟就不是菜,激動很難延續,但聽他講著電影、講著音樂,我依然陶醉。

有些人,你喜歡他,並不是因為他什麼都跟你想的一樣,有時候反而是因為都不一樣,才特別有意思。

通常我的訪問是不照題綱的,我喜歡專注在當下空氣流動的感覺,隨性,不勉強,不是為了討好誰或是為了讓誰討好,而那個下午的錄音間,因為這個也超自在的傢伙,空氣顯得更為跳躍,突然覺得,這樣的交流其實有點爵士爵士的,於是覺得,有點過癮過癮的。

應該會持續糾纏他,下次逼他講些邊緣電影和邊緣爵士。嗯。

 

,
創作者介紹

殺死小甜甜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