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生活 (1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_0619.JPG IMG_0620.JPG

 

誒,我說啊,路跑原來那麼嗨。

今天,想說,都要離開澎湖了,雖然不是個觀光景點人,但想想,今天時間也空空的,沒戲,不用出班,既然來也都來了,那就還是去那些旅遊指南中所介紹的,那些該去瞧瞧的地方瞧瞧好了。

包了台計程車,開車大姊人很好,不多話,該介紹的也還是介紹,13:00出發,不搭船的行程,16:30就已經到達我的極限了。我坐在隘門沙灘旁,看著海,想著,這大姊一定很挫敗吧?她剛剛把車停在大菓葉柱狀玄武岩前時,我就坐在車上望向窗外,眼睛根本不知道該看哪。「可以下去拍拍照啊。」她說,「你是說拍那片石嗎?」我得再確認一下。她肯定覺得我蠢斃了,連這麼知名的石都不知道。

我不是不知道,但我就不是觀光景點人,全世界任何去過的觀光景點,我都是一樣的心情,就屬於那種「既然來了,就看看吧」這樣。連當時到了日本富士山,我也一樣的感覺,加拿大的大瀑布也是。

傍晚,回飯店的路上,問了大姊哪有小攤子的小食可以帶回飯店吃吃,她帶我去了家在馬公的香腸攤,那除了香腸,還有關東煮、糯米腸,我挑了一些,與闆娘聊得愉快,她差點不收我錢,上了車我問大姊,才知道這家叫做阿豹。今天應該就把我丟在城市裡讓我隨便亂晃亂聊的,我這樣想。

吃完東西,換上跑鞋,今天路跑我直接殺到對面的國小,不再在其他路上花時間。我想要在這遊蕩久一些,真是喜歡這個學校的風,和在裡面運動的人們,人不多,有些是一家大小一起散步,也有學舞的婦女們,就跟其他城市裡,晚上到學校運動的民眾們會做的事情都一樣,但很奇怪,這裡有種特別的寧靜感。

練舞的音樂也是放著的、打球的人也是叫囂著的、繞著操場散步的人也是互相聊天著的,還有人帶著的手機音樂是用擴音播放出來的,但就是不顯吵,或許是風把寧靜吹來了。

今天週末,多了好幾隻狗,運動的人們帶來的,狗兒互相吠叫、打打鬧鬧,主人們也在旁用聲音斥喝著,但寧靜還是寧靜著。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650085_1568818493135739_5864230043372807025_n.jpg

幾乎試過所有能健身的運動,終於確定,只愛跑步。

最常跟自已提醒的就是,生活已經很多不自由,所以做選擇的時候,要盡量挑能擁有最大自由度的那個。跑步,就是非常自由的運動,有跑鞋,就行(許多人從小也就赤腳到處跑的)。

但偏偏,覺得自己不能沒有護唇膏/面紙/熱水/手機(音樂+時間),結果我大都在家裡/飯店的跑步機跑,曾經幾次路跑都因為身上要背個袋裝那些,覺得煩,於是作罷。

最近,到澎湖拍戲,住宿地的健身房只到八點,所以我只來得及去了那麼一次。今天,狠了心,想說,管他的,去路上跑跑吧,不帶一次護唇膏和熱水壺又不會死。海港就在旁邊,還不去跑跑才是笨蛋。於是我帶著電話,用耳機聽著Keren Ann,一張面紙塞進運動褲口袋,另一手握著房卡,就這樣,沿著海港,跑跑走走,晃了許久。

原來路跑是這麼讓人開心的事!一路上我這樣想。原來沒有護唇膏和熱水壺真的不會死!回住宿地的路上我再這樣想。

有天,我將會連時間都可以放著不管,路上的聲音就當作音樂,連自由都不再想到,就是真正的自由了。

 

至於,面紙..是因為過敏總是要擦個鼻涕的。

嗯。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04 Tue 2016 23:36
  • pure

IMG_0087.jpg

飛碟電台即將二十歲生日,電台有些特別的安排,從確認了我14和16兩天各有兩個小時的節目後,腦子就一直轉,想著有哪些東西可以放進去,節目可以怎麼玩。這兩天開始,稍微從忙碌的奔波中暫停,從動態的忙,進入到靜態的閉關忙,下禮拜我又將進入一連串爆炸的行程,所以幾個手上的節目內容也都差不多得現在就進行安排,專欄也是,還有些演出的劇本得消化,可是這所有該做的事,不但沒有讓我感到疲累,反而腦子是自主性的停不下來,看著計畫一一成形,很嗨。

今天開車的時候,邊聽著幾個不錯的新發行,想著哪些可以在節目中介紹,很多朋友以為我做主持人很輕鬆,只要到那說說話就好,沒幾個人知道節目內容我參與的程度,以及必須準備的功課,當然有很多環節大可以說,ㄟ,這不關我的事啊。然後雙手一攤,聳聳肩,陪我的貓玩,睡個飽。不過當下我邊篩選著歌,邊想著的是,這歌是誰的?這dj我沒聽過?他的來歷?他其他的作品?...想知道,什麼都想知道。就像是看到一部讓我喜歡的戲劇,不管電影、電視,我都會想要知道所有關於他們的一切,誰製作的?導演就是編劇嗎?誰的casting?怎麼拍的?之類之類。

這些如果能換成錢就好了。偶爾,我會這麼調侃自己。

但這就是個很純粹的、很直覺的那種,我就是對這一切感興趣,只要能做,就會想要做到最滿。每一個環節都會想要做到最是自己喜歡的那個模樣。

那天,台北電影學院的影人交流酒會上,我認識了一些新朋友,也更認識了一些舊朋友,他們就是讓我有這樣感覺的人。就是那麼純粹的,忍不住會選擇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然後會忍不住非得把一切做到最是自己喜歡的樣子的那種人。或許要花很多很多力氣,也或許會生很多很多氣,但就是還做著,而且很盡力很盡力。

好喜歡這樣的你們,不管我認識,或是不認識,不管離我有多遠,我就是好喜歡這樣的你們。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364758_10210358995482063_1723161965121738058_n.jpg

我的毛病之一,就是無法讓熟人到工作現場來看我表演。毛病之二,就是當我說不要,就是真的不要。

曾經說了我不讓探班,但當時的男友沒當真,硬是偷偷打聽了我拍戲的地點,想來個驚喜,我的毛病之三,就是若你要給我驚喜,我就給你驚嚇當作回禮。

哎,我毛病還真不少,短短沒幾行,就透露了三個。

總之,當天他一來,我就全程擺臭臉,從此他終於明白,我這人講話是沒在客套的。

再一個曾經,是以前的某經紀人,我都說了不要在工作的時候給我弄什麼生日驚喜,(咦,默默來到我的毛病之四了),然後他就是硬要和當時合作的某單位,來個真開會,假吵架,再推出生日蛋糕祝我生日快樂這種哏。當下配合著許了願、吹了蠟燭,但同上,我拿出超冷靜的毫無表情臉,當做給他的驚嚇回禮。從此他終於明白,這世界還是有人說的「不要」,是真的「不要」。

9月16號晚上七點半,我在新光劇場演出台北第三場的舞台劇《白日夢騎士》。

從知道我14號就是首演之後,我親愛的黑武士群組中,那親愛的小八和三毛,就說要揪眾好友來看戲。當下我急忙把以上種種討厭的毛病們跟他們用非常認真的態度說了一遍,最後還使出「真詛咒,假祝福」這招,說:「你們如果不來,就祝你們有女友的幸福快樂白頭偕老早生貴子,沒男友的立馬找到好男人」。

後來反正就中秋節,大家就開始準備要在好友林呂家烤肉過節的事,颱風突然來了兩個,眾友把心思都放在到底是要維持烤肉?還是改到室內煮火鍋?到底是要約早一點,還是晚一點?到底誰要買什麼?酒要誰帶?甜點呢?

嗯,很好,黑武士再也沒人討論我的演出了。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0 Sat 2016 15:46
  • 關。

2015年在為主持台北電影獎而做準備的時候,看了當時還沒正式上映的入圍片《太陽的孩子》。電影裡有很多讓我好奇的地方,於是就上了導演鄭有傑的臉書想要親自問問,沒想到正遇上他宣佈即將暫時退出臉書的決定。內容大致是說,他得開始創作劇本,每天在臉書上寫下的字,早就超過劇本的字數很多很多了,所以他決定把力氣省下來,專心創作。

其實我這段寫得有點膽戰,很怕弄擰了他的原意,但那內文到底是如何我已記不完全,也不知該往何處找。不過我倒是沒花費太多心力在尋找上,因為一來記載在臉書上的文字本來就不是讓你放在那留做紀念的,早隨著動態時報的洪流沖刷到不知哪去了。再來,現在大家臉書開開關關的,關了不見得不再開,純粹看個人當下心境,所以實在沒什麼好追究個水落石出的。

主要想講我的體驗。

四月初,因為工作團隊的更動,總之,我那跟出版社簽了好久的書,就是得動了。鄭有傑關閉臉書的訊息其實一直放在我的心中,打算遲早也要拿出來試試用用看,而「準備出書」,好像就是個好時機。當時《惡作劇之吻》開拍在即,我就給自己一個緩衝的時間,戲大約會拍到八月,一殺青我就關閉臉書吧,我這麼決定。

好友弦問,到底關閉臉書跟準備出書有什麼相關聯?對我來說,絕對不只是「每天寫在臉書上的字早就已經超越一本書該擁有的字數」而已,而是我發現,當你已經習慣見了什麼就說什麼的立刻發表意見,立刻接收留言回應,然後再立刻回覆留言,這比流水帳還不用動腦筋的發文法/回文法,實在是很損害我的心智與腦袋的。

玩臉書的這些年,我部落格早已荒廢,連最愛的筆記本也不再用,對生活情緒的抒發和感覺,全部都在臉書的動態裡。當人習慣立刻發言,就會習慣把思考閒置。當思考閒置久了,心也懶得繼續深入了,腦袋也不再用功,見什麼說什麼吧反正,輕鬆自在。

我的生活變得平面,浮在動態之流上。就像我看著用行動電話隨手拍下的照片們,雜又亂,根本不記得當下我到底是經歷了什麼,感受了什麼,只知道「嘿,趕快拿起手機拍照吧」這樣。

《惡作劇之吻》正式殺青前一個禮拜,我把這些虛無的照片全數刪除,然後把私人臉書設成公開,從此發文內容就跟臉書的粉絲頁同步,所有的發文,都統一從IG發布,全成為工作上與觀眾、讀者、聽眾交流的一部份。個人習慣在朋友圈中的絮絮叨叨,就別了。真正想要紀錄的生活,就回到部落格,好好地拍照、好好的畫畫、好好的寫寫字。

與脫口而出保持了距離,反而千言萬語。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Sep 03 Sat 2016 00:21
  • 貪。

R0011443.JPG

《惡作劇之吻》終於殺青,行事曆上的工作日還是滿滿,但至少時間大多是可以掌握的,拍戲就變數很大,無法知道確切的工作時數,對自由需求極強烈的我來說,有點傷腦筋。不過,終究是結束了。

這兩天趕忙著把積在那早該處理的事情拿出來,以一種急著清倉的速度進行,結果一晃眼,又是個半夜了。明天,又要早起。而且,明天工作該準備的功課還沒準備。

為什麼我有那麼多的事情需要做呢?

為什麼我的事情就是做都做不完呢?

老是,我會這樣疑惑著,那些比我事業更大的誰,哪個看起來不是一派輕鬆,到處旅行,還能談戀愛、結婚、生小孩,雖然後兩樣並不在我的人生清單中,但佩服還是有的。

到底怎麼辦到的呢 你們。

到底是我心太貪,想做的太多,還是玩心太貪,需要的休時太多?

趁著公事清倉,心事也順便清倉,這是個習慣。每隔一段時日,我就要清理掉有堆積感的那些,雜物、衣物、電腦廢物、閒事或爛人。

清理是最重要的事,啊,我又貪了。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R0011512.JPG

隔壁桌的兩個人,聽不出情緒的聊著自己與另外一半感情轉淡的原因。有一搭沒一搭的,看來這段感情已然變成等待上菜前的墊檔。這麼剛好,我app群組的提示小紅點中的數字持續往上加升,因為其中一個朋友昨天交了新的女朋友,熱戀中,大家正嗨著。

剛剛我到榮總的懷遠堂與大任哥告別,當我知道他原來已經回台灣的時候同時知道了他已遠離。

今天可能是個適合告別的日子,早上起床告別了私人臉書,也告別了手機裡這一年來的照片和影片,然後現在我來到了好久不見的這裡。

有沒有一些地方對你而言比老朋友重要?我有。一個在淡金公路的某個小邊邊,一個就是這裡。

曾經依賴這裡到認真在附近找租屋。這裡有著大到能隔絕一切討厭的好棒電音,有全世界最好喝的咖啡,有整個宇宙最會和客人搶位子的貓咪,一切都讓人是那麼捨不得離開。不過後來他們搬家了,從那個好小的城市角落,搬到了這裡。從此,車位難尋,並且,離我住的地方幾乎能算是兩個國度般的遠在天邊。

而就在今天,告別大任哥後,刻意繞到這裡,跟自己說如果路邊有停車格我就進來趕稿,結果平常一位難求的這裡,竟然滿滿空著的車格。

所以我說今天可能是個適合告別的日子。

進門前,這裡的貓從門外椅子上跳下,接著就站在門口等著我這來客開門讓牠進入室內,好久不見的這貓,全黑的身上多了條鮮紅的項圈。一開門,正圍著大桌子聊天的熟悉的老闆和家人的身邊多了好小好小的小孩。這種感覺就像你上了長程飛機後發現你隔壁座位坐著個小孩一樣。我對小孩沒有意見,哭鬧都可,但免不了就還是有那種感覺,難以形容的那種感覺。更何況是在這裡,有那種感覺,實在奇妙。明明這裡本來是個好頹廢的地方啊。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阿得的未完成的畫

《搖滾青春戀習曲Sing Street》 裡,少年Conor在經歷了自己組團創作的過程後,某天再次遇見老是霸凌他的男孩堵在教室門口想要重施故技給他難看時,他直直地向對方走去,然後對他說:「你的力氣只能阻止事情的發生,卻不能創造任何事,但是我可以。」。

聽見這話,習慣用蠻力消滅讓自己不開心的事情發生的男孩愣住了,已經備戰好的肌肉依然緊繃,卻不知道該把拳頭揮向何處。

編導約翰卡尼 John Carney絕對不是個拿無可救藥的樂觀來賣錢的傢伙,他直視現實,就像Conor直視揮向他的拳頭,所以他那麼討人喜歡。於是,少年繼續把自己丟進創作中,好暫且離開必須面對的那些哀傷,而我相信他已經發現,雖然這屬於他的力氣可以創造開心的事,但是卻無法阻止任何不開心的事繼續發生。

最近的日子讓我老是想起關於創作,應該是因為在整理書稿的關係。文字、圖畫、照片是我隨時都在發生著的慣性紀錄,沒有為了要給誰看,也沒有想要交流的意思,但我的確常常想起曾經我搬著油畫作品們前往村上隆Geisai展場準備佈展時,在車上那對累得半死的自己的咒罵。我說,我再也不要弄這些有的沒的,我又不是想要當藝術家,幹嘛啦。

對我來說所有的事物都是因為沒有想要幹嘛才能存在的。

Conor知道他的創作並不能改變任何事,但他就是一直寫,停下來就會死掉的那種。

整理檔案的時候,發現了當時為了好友眼球先生的一個什麼活動而畫的門板,圖中我抱著隻大蟑螂。記者訪問的時候我隨便掰了個原因,類似要擁抱心中恐懼之類的這些,但其實我一開始根本沒有想要幹嘛,純粹就只是很想要一個這樣的門板罷了。訪問是在做畫的途中,果然這麼講完「創作理念」後,我就一點也不想畫了。於是這門板就那麼一直未完成,直到現在不知去向。

然後我明白了以後再也不要瞎掰,沒有想要幹嘛就是沒有想要幹嘛,世界已經很囉唆,屬於自己的部分應該過得乾脆些。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8382.JPG

這個週末日子過得挺不賴,週五我的新戲《我家的方程式》記者會上,與快要有一年沒見的劇組朋友們見面,好開心,像是約好的聚會,不像在工作,可惜流程好滿,大家來去匆匆,總是這樣的,戲劇圈的朋友們要再聚真的好難,戲一結束大家各自前往下一部戲,時間就又都是下一部戲的了。每次進劇組,我都有種想死的感覺,太不自由了,不管我有多愛表演,多愛那組戲的人。

不自由的感覺真的好可怕。如果有一天我決定不再演戲了,絕對就是因為這個,沒別的了。

週五晚上工作結束後,臨時決定和好友們衝一場當日上映的電影《哭聲》,回到家已經凌晨三點多吧,第二天週六的電台節目都還沒準備好,繼續拼,真躺到床上時天早已經大亮很久,也再沒幾個小時就要起床,但就是開心。

想想,我的人生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這種很臨時的衝動上,像是接著週日的節目也是個衝動,當我發現保卜和昊恩要合作誠品的《六絃上的瘋狂人生》時,我就是逼製作人不管,怎樣就是要訪到他們就對了。其實真是忙到好一陣子根本睡不飽,電臺的節目內容愈簡單愈省我事,偏偏我就週六要請popo來講《自殺突擊隊》的惡棍故事,這是我非常不熟悉的領域,但我想要了解,功課做了大半天。加上週日節目的選歌,搞得我超級焦慮,因為週六晚上我又是個硬要去看黃玠演唱會的任性。

但演唱會真是好看。氛圍是暖的、音樂是熱的、心是思緒紛亂卻又好安靜的。

然後週日終於見到了保卜和昊恩,在聽了他們這麼多年以後,和終於認識黃玠時一樣,除了開心,沒別的時間多想什麼其他更文青的形容。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4167.jpg 

跑了很多不同城市工作,住了很多不同飯店也得到不少款待。

此趟來到多倫多。

見得愈是美麗的景象,愈是高檔的生活,心裡就愈是期盼回到台北可以邊聽音樂邊搭捷運的日子快快到來。

昨夜在市中心48樓的朋友家拍攝,大家對那不得了的全景視窗的豪宅大大驚嘆,包括我。工作夥伴有感而發的說:「我們都來不及了。」,想是覺得再怎麼打拚,都來不及擁有這不得了的錢財與成就吧?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明當下的感覺,只能看似同意的回句:「真的。」。

不清高,如果可以每天坐在那麼美麗景觀的家裡我當然想,但這一切對我來說,除了覺得真是漂亮之外,其他任何感覺都沒有。沒有羨慕,也沒有不屑,純脆就是對老天爺給予的自然景色讚嘆不已。

來到這個屋子的路上,難得的進入到這幾天工作以來最市中心的地方。在車上我貪婪地看著路上的行人們,來自各國的,各式各樣的人,我好想下車,就跟著在路上混個幾晚。

看樣子,如果「秘密」理論是真的,我想我這輩子都別想高高在上了吧。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1379  

冬天哪裡有天氣這麼好的,即使是芥末日feel,但不去海邊喝杯咖啡怎麼可以。

帶著媽媽一起,沒想到她根本是個非常適合週末到海邊喝咖啡人擠人的命格,因為:

竟然一點都沒塞到車,不管去程或是回。

週末永遠排隊的海邊咖啡小屋,竟然第三個就輪我們了,不到十分鐘。還竟然等到的是最靠近海邊那一個座位。

 

來這幾次,第一回坐到這個天位,猛拉蔡媽媽自拍,還成了我最討厭的開動前先拍照的傢伙,嗯,所以話別說得太滿啊是吧。

人家喜歡開動前先拍照,他們就是高興,關我啥事?有什麼好這個不滿那個又不滿的。突然這麼覺得。

IMG_1380  

這家店只有甜的,特別多鬆餅。但我媽超愛鬆餅,整個就是剛好。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戴森五  

三年前咬牙買了第一台Dyson,第一次使用的當下就在內心狂叫:『怎麼這麼好用啊啊啊啊啊啊~』。

我相當痛恨「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的毛髮」,人的或寵物的都是。所以我一天要吸地非常多次,只要看到有毛、髮在地上、床上啥的,我就會想要把它們全部立刻當下處理掉。

但偏偏我有五隻貓,偏偏其中一隻還很喜歡玩貓砂,把砂粒弄得到處都是。

第一台戴先生來到我家後,我簡直就像無敵女俠,打掃對我來說,再也不是浪費心神的苦事。

今年初,家裡又來了另外一位戴先生。這次是無線的,刷頭也跟之前那台不同,是滾筒式的。

我用它來補強更角落的細塵,以及,讓第一位戴先生可以稍微休息一下XD,它應該恨透我了,我連定期幫它洗個濾網都嫌濾網乾得太慢。畢竟,我真的沒辦法忍受想使用它的時候,它還在等濾網啊!

或許我家不是整齊型的,但肯定非常乾淨,這我完全可以大聲掛保證,曾經有搬傢具來家裡的員工說,他送傢具給那麼多家庭,有養寵物的,就我家最乾淨!

對喜歡(或需要)打掃的人來說,有好使的器具很重要,省時、省力,讓人打掃之餘還有心情抓貓來自拍一下哈哈。

戴森四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IMG_1098  

家裡更衣室全身鏡子前的崁燈壞了,所以照鏡子都只能利用搭電梯的時候,不然看不清楚。

壞了好幾個禮拜,但我一直拖著沒換,這老房子以前還不知道裝LED燈,後來決定反正只要壞了,就換成LED。

這下子就不是能自己在家換的簡單事,得整組一起換。

一直拖著是因為想等燈多壞幾盞,一次請人來換,省事。不然,約個人,好麻煩。

我真的無法承受「等待水電師傅」的壓力:『我們老闆不在耶,你留一下電話...,住址...,好我跟他說。什麼時候回來?我不知道耶。什麼時候過去?要等師傅回來才知道喔。會不會過去?要看有沒有你要的東西啊。怎麼知道有沒有?要等師傅回來喔。什麼時候回來?我不知道耶。』

接電話的小姐,總是這樣回答我。

至少我換了幾家,都類似的通話。

有的時候真的來了,只是會晚幾個小時,或早幾個小時。

有的時候說要來,結果等了兩天沒消沒息,當我提起勇氣打去問,師傅說忘了,又約了其他時間,我又要等著他不知道何時會降臨的電鈴聲。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IMG_1072  

到書店買金庸的小說跟買其他的出版品不一樣的地方是:很容易遇到滔滔不絕的店內服務員,興奮的分享金庸的這些那些。

今天又是。

那個要幫我去倉庫把其他集數湊齊的女店員,除了再次確認我是要買第二版還是第三版的之外,也一直跟我說有個最古老的第一版,已經都找不到了,她興奮兮兮的,好似還有許多屬於金庸想要分享。

拿到了完整集數結帳時,那個負責結帳的男生,也興奮兮兮的跟我分析每一個版本內容物的不同,特別還針對我今天買的<<天龍八部>>做了簡短解析。

我很開心今天沒有其他客人在排隊,讓我能也興奮兮兮的與他慢慢聊個痛快。

前陣子我經過家裡附近的老書店,在櫥窗看到導演 麥克漢內克 看著我。完全沒有遲疑,我走進去請老闆娘幫我打包起他的那本<<漢內克談漢內克>>。

老闆娘說,很少有女孩子來買這種書耶。我不喜歡人家拿性別來分野應該喜歡什麼,所以只是笑笑。她接著說:『但我還是沒辦法因此算你便宜一點,因為買書的人實在太少了。』,這倒是讓我大笑,接著我們聊了一陣關於買書客的事。他們這老書店也正要轉型了,說是要加入咖啡部,讓人可以進去喝咖啡,或許可以多吸引一些來客。

家旁邊的「白鹿洞」,每次去租片,老闆都會跟我分享電影的觀後感。有一次我重感冒,戴著口罩的我聲音啞到不行,他關心了一下我的聲音之後,又緊接著問我有沒有看那部當時紅到爆炸的影集。那天我一開口就咳嗽,但還是聊了好久好久,他不怕我的病毒,看來比較怕我不跟他交流。

因為網路,很多實體店面正慢慢消失中,用很隱形的方式隱形。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917305_10152955184056698_7527165291465965716_n  

好友梁氏夫婦邀約前往用餐,這真是一個令人相當雀躍的事。

梁太算是個奇人,年紀輕輕,但:嫁離家鄉毫無二話+接連生了一女一男兒+照顧孩子照顧家裡照顧老公卻能永遠笑臉迎人與打扮清爽美麗,最強大的是,一手好菜!

10891630_10205952890569212_943082883225105608_n  

這全她一個人做的,老公已經驕傲到自稱家裡為「梁家小館」。

兩個小孩大的才兩歲多,從來沒見他們在公眾前大哭大鬧,玩再瘋也不尖叫或是亂踩踏。難得的是,媽媽給他們任何東西,已經會說話的老大都會笑著說:『謝謝媽媽。』。

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感覺。感覺到人「發自內心」的愛與歡樂是一種很愉悅的享受。

『這是我這甜食狂所吃過最好吃的檸檬派!』我「發自內心」的說。而這是她第一次做呢,竟然。

對我來說,這派擁有完全無法複製的美味。很紮實、很純樸、很誠摯,整個派的自然香甜,讓我徹底感受了難得的唇齒留香。

我很節制,但還是不得不在此寫下那句俗到爆炸的形容:這就是幸福的味道。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0929  

就是那天完成了我們的發財夢。

雖然很快的就知道完成的只是夢本身,發財二字倒是沒跟上。

原本是新的一年杜鵑幫大聚的交換禮物,散會前,有人提議要集資去搶十七億。我沒買過彩券,雖然老是嘴上叫著要中頭獎,大概是財神爺都懶得向我招手吧?這次是不是終於財要理我了呢?(每次有巨額獎金開出,都讓我想到電影Eat, Pray, Love】中文名字:享受吧 一個人的旅行,裡的一個笑話:一個窮人每一年都去拜託神讓他中頭彩,有一天神終於忍不住的跟他說:『我拜託你先去買吧!』)。

後來看星座運勢,推派了據說財運最旺的那個星座的朋友去買。

在等待開獎前大家的夢不知道為什麼是「要去布達佩斯」,聊天室中,幫友們開始漸漸吐露內心話。譬如,有人開始向他工作中的某位重要相關人士說再見,大夥才知道他有多討厭工作中的那一趴。有人頭也不回的要辭職了,有人非要住到哪家高級飯店試試看。

雖然是為了要發財的玩笑,也不免夾雜些許真實心情。

十七億飛了,但二十億來了。我們的夢繼續:

我要到歐洲一年流浪,然後在德國買個莊園,裡頭會有電影院,也會有小劇場,以及可以開小型演唱會的地方,以及大大的書店+咖啡店+厲害主廚的素食餐廳。裡頭還要養很多流浪動物(但德國可能沒太多浪浪需要我幫忙哈哈)。

其他的朋友紛紛把夢寫下,祕密就互相留在幫友們心裡,只是因為一個發財夢,卻了解好友更多,就算財沒來,也不算有任何損失了我想。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0891765_10152949192066698_6996550142840705089_n

他叫住我,迎面而來,在家旁邊小馬路上,過年時期。

我完全記得他的名字和臉,這對我來說很難得,但也僅只於此了,究竟在哪認識?一起做過什麼?一點也沒頭緒。

今天相約下午茶敘舊,才發現他也是。

『到底我們是在哪裡認識的?』他問。

接著,我倆把所有的可能交叉比對之後發現,我們還不只在一個地方合作過,而且每一次的合作都是以年來計算的,難怪我一直心裡就記得我們應該曾經是很熟的朋友。

然而,究竟是什麼時候說了最後一次的再見?哪一次的見面又是最後一次的工作?誰會知道?

總是這樣的,生命中就這樣迎來了許多的「最後一次」。這次是那麼剛巧,竟然還住在隔壁巷子,某日就這麼在路上遇見了,但又有其他的多少次我們不知道的擦肩而過呢?

他說如果換成以前的他,那時一定不會叫住我。

我說如果換成以前的我,現在一定不會再赴約。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0689590_641499029304034_243085558151271393_n

1800218_641499042637366_6850961601153748969_n 

好開心飛碟電台的app獲得廣播金鐘「數位應用獎」,以及佼哥得到了「流行音樂節目主持人獎」!

當經理陳祥義帶著app程式設計陳彼得上台的時候,台上同時站著頒獎人侯昌明、典禮主持人路嘉怡,那個畫面,真是好看。

飛碟人就是好看,氣質就是不一樣啊。當時我在心裡這麼想。

後來我才知道劉軒也有去頒獎,只是那時我還來不及打開電視看轉播。

 

飛碟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跟我待過的所有演藝相關單位都不同。

這不單單只是大家感情好到像家人而已(像大家庭的製作團隊其實不少),飛碟,除了感情很緊密之外,最與眾不同的,是自由度。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7724  

原本是去還艾莉幫我代墊的兩顆團購水蜜桃的錢。
拿出皮夾,給她兩百元的同時,我隨口唸了一下我的黑色長夾太大了。

『我想要換一個淺色的長夾,然後輕一點的。』我說。
結果我就得到了艾莉不知哪年從紐約帶回來的膚色長夾,還是我最愛的品牌,MARC BY MARC JACOB的。全新,沒用過。

『就當生日禮物好了,反正這一點都不適合我啊!』艾莉說。
『反正妳今年不過生日,那這算明年生日的禮物,兩年送一次,應該要送好一點的。』她一直笑。

文章標籤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IMG_3088

嗯,該怎麼說呢。

好久沒來這了,曾經最迫不急待要來寫些什麼的地方。

連今年生日的紀錄也都從五月三日拖到今天都六月二十四號了,才終於,心甘情願的來更新。

IMG_3090

這兩年突然忙碌了起來,除了工作量真的變大之外,這兩年的工作本身都是必需要「有本事」才能勝任的了的。

電台的主持、電影的節目、記者會與活動與評審、拍戲的角色,還有文字、攝影、電影專欄們,

都需要更多的腦力與時間學習和準備。

壓力把時間分割了,即使不可能連一點空檔都沒,但當那個空擋來到時,我已經沒有任何耐心做我真正想要做的事。

我已經沒有耐心好好讀完一本書:這本看了幾頁,就馬上被別一本吸引,以此類推。家裡到處都是沒看完的讀物。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