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610654832b.jpg

我看書的一個壞習慣,是很少能一口氣把一本書看完。

因為各處皆有各處該閱讀的進度,譬如,床邊、車上、隨身包包裡、工作等待時、正式研究的…,總是會因地而放著不同種類的書,還不包括一定得吞進度的某些當月雜誌與每日報紙。

所以我很少開口向人借書,除了得擔負害怕會弄髒的心情壓力外,還得擔心我實在是看得太久了!

但我經紀人借我的這本日本小說,我竟然一口氣的看完了。

這本一打開就讓人難以闔上的書,是日本新銳作家湊佳苗的<<告白>>

內容說的是一個自己的小孩被殺害的女老師,如何用自己的方式進行報復。

開場作<<神職者>>裡,作者用女老師對學生說話的第一人稱方式,單向的,對班上這群即將達到"成年犯"年紀的中學生們,進行了一場十分驚人的告白

而故事,在本篇最後的幾句話裡結束了,卻也開始了。

<<告白>>就是如此以一篇篇的短篇堆砌而成一個完整且多面相的故事,開場這篇名為<<神職者>>的短篇,便是作者初得獎的短文作品。

作者用這個讓人驚嚇不已的文當作本書的序場,緊接著,用事件當中所有被捲入的角色為主觀,繼續用第一人稱的方式,述說自己在這個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事件/心情/動機,以及最後的下場。

每一篇都可以是一個獨立的短篇,但也是一整個長篇裡的章節。依序閱讀下也再次驗證了世上沒有絕對的受害者/加害者的這個對,的確很不人道,但卻是真理的道理。

如果要以非常理性(毫無人性)的觀念來看待世間事,常常會惹來一堆不然妳來當受害者看看諸如此類的埋怨。的確我也無法真的做到然全不帶人性的來看待每一個傷害事件。但冷靜下來,理智當然也還是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跑來說聲:『ㄟ…仔細想想,受害者本人似乎也該負點責任吧…』,或是『那可惡的傢伙其實也蠻可憐的…』,之類之類的。

本書就是用每一個不同的面相,來解讀一個傷害事件。看似善良的,不見得不需負責、沒有過失。看似正確的處理,不見得沒有傷害到無辜。看似罪不可赦的,或許早就身在無法逃離的地獄之中,世間的刑罰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或許你可以說這不就只是一個虛構的故事?但我喜歡這種試著讓人換個立場來設身處地的方法。

設身處地不代表可以原諒,但,原諒與否似乎就是自己的功課了。

 

喜歡日本推理/變態心理學/犯罪心理學.小說的朋友,我很推<<告白>>!

(圖片來自金石堂網路書店)

創作者介紹

殺死小甜甜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