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382.JPG

這個週末日子過得挺不賴,週五我的新戲《我家的方程式》記者會上,與快要有一年沒見的劇組朋友們見面,好開心,像是約好的聚會,不像在工作,可惜流程好滿,大家來去匆匆,總是這樣的,戲劇圈的朋友們要再聚真的好難,戲一結束大家各自前往下一部戲,時間就又都是下一部戲的了。每次進劇組,我都有種想死的感覺,太不自由了,不管我有多愛表演,多愛那組戲的人。

不自由的感覺真的好可怕。如果有一天我決定不再演戲了,絕對就是因為這個,沒別的了。

週五晚上工作結束後,臨時決定和好友們衝一場當日上映的電影《哭聲》,回到家已經凌晨三點多吧,第二天週六的電台節目都還沒準備好,繼續拼,真躺到床上時天早已經大亮很久,也再沒幾個小時就要起床,但就是開心。

想想,我的人生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這種很臨時的衝動上,像是接著週日的節目也是個衝動,當我發現保卜和昊恩要合作誠品的《六絃上的瘋狂人生》時,我就是逼製作人不管,怎樣就是要訪到他們就對了。其實真是忙到好一陣子根本睡不飽,電臺的節目內容愈簡單愈省我事,偏偏我就週六要請popo來講《自殺突擊隊》的惡棍故事,這是我非常不熟悉的領域,但我想要了解,功課做了大半天。加上週日節目的選歌,搞得我超級焦慮,因為週六晚上我又是個硬要去看黃玠演唱會的任性。

但演唱會真是好看。氛圍是暖的、音樂是熱的、心是思緒紛亂卻又好安靜的。

然後週日終於見到了保卜和昊恩,在聽了他們這麼多年以後,和終於認識黃玠時一樣,除了開心,沒別的時間多想什麼其他更文青的形容。

日子不就是這樣嗎,人生很辛苦,所以要想辦法覺得好玩。

黃玠的演唱會很他,十年來他沒有變成另外一個或許還是很帥、很會寫歌、很會講話,但卻不是他的人。保卜和昊恩也是,或許他們愈來愈會表達自己的想法,但吉他一拿起、一開始唱歌與彈奏,他們就還是他們,並沒有變成另外一個或許還是很帥、很會寫歌、很會表演,但卻不是他們的人。

很多事情不是對與錯的問題,而只是同國或不同國罷了。

日子過著過著,總會在某一段時間積累出一些終於承認其實他們和自己是不同國的那種朋友/同事,不管他們有多成功或多有才華。更年輕一點的時候,我都會想辦法理出一個互相都能接受的表面的和平,但漸漸的,我已經不想這麼努力,現在會覺得,大家就各自的在自己的國度過自己的日子吧,人生已經好多事情都是勉強,何必在這種事情上費力氣。

啊,雜雜的記,因為這陣子事情雜雜的,好像會讓一些朋友覺得困擾吧?「看不懂啊,你到底想要表達什麼?」,是這樣嗎?如果是,那就請前往其他你想去的地方,忘了這些字吧,人生,真的沒有什麼好需要在這種地方計較的,日子很辛苦,真的要想辦法讓自己覺得好玩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殺死小甜甜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