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750.JPG

今天看《悅讀:紐約公共圖書館》Ex Libris: New York Public Library的時候
左前方那位男子一直在說話
但進場的時候我看見的室內連我共三人都是單人坐
那位男子也非常專心的看著電影
我努力的在每一次他發出聲音時仔細觀察
最後確定他旁邊真的沒人
他是自己在跟電影做互動
就像我們跟朋友一起看球賽的時候會有的那種互動:「哎呀這邊怎麼會這樣」、「嘖」、「哎哎」、「這樣對了」
而這明明是那麼冷靜的紀錄片
完全沒有任何高潮起伏
當然也不是不可能他是導演懷斯曼Frederick Wiseman的朋友或鐵粉
正在替他惋惜這片哪裡哪裡要更好
或是他是紐約公共圖書館的愛好者
或是他是紐約市民
或是

在電影進行的將近三個半小時的時間裡
他的回應沒有中斷
除了兩次起身離場
而每一次他的離場
我都會想像他要是待會進來的時候拿出武器來攻擊我該怎麼應對
我想過可以用熱咖啡潑他
然後我認真想了逃走的動線
還仔細的看了那個門應該是用拉的還是推的

平安無事過完了三個半小時
感覺筋疲力盡
不知道是因為電影還是因為邊看電影又要邊想著逃生以致用腦過度
等電梯下樓時候
一個已經在等電梯的女生跟我說話
「裡面冷氣好冷喔。」她看著我
但我不記得剛剛在影廳裡有她:「喔對啊。」
電梯來
我們都進了電梯
她看著電梯裡的樓層介紹:「怎麼沒有麥當勞?」
我實在沒預期她會繼續跟我聊下去:「蛤?」
她:「我特地從中壢來看電影。」
我看她穿著簡單家居服
手上一個塑膠袋
其他什麼都沒有
而我只不過從五分鐘的路程過來就背著一個重的要死的大包包
「你看哪部?」
她講了一個我沒聽過的電影應該是還沒上映
果然她拿出了特映券:「抽獎抽到的。」
「哪裡抽到的啊?」
「臉書啊。」她手上有兩張雖然她看來只有一個人來看
電梯裡其實每層都停一下的時候都陸續進來了別人
我想著其他人肯定認為我和她是一起來看片的朋友吧

電梯到了目的地
全部的人一起踏出去
瞬間成了每一個單人
我回頭望了望她
有一個瞬間害怕她會繼續跟著我
但當我看見她在某個櫃台邊停了下來看著什麼
我又覺得自己真是太冷漠

關於這些說話
我想到了今天第一場看的電影《被愛妄想症》Tremble All You Want
女主角是個以為自己有跟路人聊天的人
或許剛剛是我以為他和她有在說話也不一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阿得 的頭像
阿得

殺死小甜甜

阿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